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致北岛的乌鸦

文章导读:在戴维斯。杀一只乌鸦罚款五百(美元),于是乌鸦放胆撒它的排泄物:粪的歌是黑的?白的?甚至神圣?其实一个小城,本无大事,只因戴维斯一个浪的举止,使他自己的名字成为一个城的发音标准,而一个中国诗人北岛,他入...

在戴维斯。杀一只乌鸦

罚款五百(美元),于是

乌鸦放胆撒它的排泄物:粪

的歌是黑的?白的?甚至神圣?

其实一个小城,本无大事,只

因戴维斯一个浪的举止,使

他自己的名字成为一个城

的发音标准,而一个中国诗人

北岛,他入境戴维斯,想写

这个小城,却找不到城的历史

于是他在一篇散文《乌鸦》结尾

发泄:“我的嗓音有点儿异样,

带有乌鸦叫声中的烦躁。

我自以为可以获得乌鸦的高度,

那完全是一种错觉。”

这充分吸收了外文营养的文字,

感觉就是诗,高度贺拉斯的句式

责任编辑:GXNC001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