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母亲的鞋样布

文章导读:母亲满手的浆糊在门板上来回的抹似乎在抹无尽的想往和寄托直起过度弯曲的腰用手背一遍遍捶打布满年轮的皱纹终于一次次荡开那万国国旗似的彩条鞋样挂满了昏暗的小屋像一串带彩的灯笼给母亲的双眼送上一片片光明小...

母亲满手的浆糊在门板上来回的抹

似乎在抹无尽的想往和寄托

直起过度弯曲的腰用手背一遍遍捶打

布满年轮的皱纹终于一次次荡开

那万国国旗似的彩条鞋样挂满了昏暗的小屋

像一串带彩的灯笼给母亲的双眼送上一片片光明

小屋不再是一无所有

而是充满了蓬勃生机

母亲一次一次把鞋样布贴在脸上

似泪水流淌不息

远方的儿女们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幕

人间悲喜剧

他们只从印着母亲亲手缝制的小包裹中

收到了厚厚千层底的鞋

也许,是鞋子太老的缘故

他们总是不止一遍遍的说

不要寄了,不要寄了

也许,是怕年迈的母亲熬坏了身子骨

他们给母亲寄回了穿着高跟鞋的照片

神气十足的模样

却没有让母亲动心

母亲嘴里始终不停的絮叨

还没有我亲手做的好----

她又不厌其烦地摆开了门板子

她又带着笑千遍万遍的抹

责任编辑:GXNC001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