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活着——老憨的血泪人生(六)

文章导读:没拿到工钱的老憨有些郁闷,于是就坐公交车来到市里闲逛,这是老憨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城市。楼房高低错落,风格迥异神秘,交通拥挤,人口稠密,间或看见一处公园,又恍若仙境。

(作者/石山)没拿到工钱的老憨有些郁闷,于是就坐公交车来到市里闲逛,这是老憨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城市。楼房高低错落,风格迥异神秘,交通拥挤,人口稠密,间或看见一处公园,又恍若仙境。老憨一边看一边走,直到走的两腿发软,饥饿难耐,才看到街对面有个卖煎饼的,诚然身边就有各种特色的小餐馆,老憨是万万不敢进的,他不知道一旦进去会花多少钱,他这一生所有的积蓄也就两三千块钱,全缝在内裤里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拿出来的。老憨想过街对面买煎饼,可是街的两边都用铁栅栏隔着,老憨就想这城市里的人有时真的不可理喻,好好的大街干嘛要用铁栅栏围着,多不方便!于是老憨就有了翻过去的欲望,可是他前后望望居然没有一个同谋,所以老憨也不敢贸然行事。

待又走了一会儿,老憨便看到一个叫过街天桥的东西,他看着路人从这边上桥从另一边下桥方才恍然大悟,高高兴兴的爬上桥来。桥上有几个摊贩卖着一箱袜子或一堆皮夹或手机贴膜之类,老憨就想,原来大城市钱是好赚的,连桥上都可以用来卖东西!

老憨就这样每天在城市和郊区来回穿梭胡混等着拿工资,直到有一天会计通知老憨让他先支取三百元回家过年,并不在让老憨继续住在宿舍,老憨才真的着了急。会计说等钱款来了给老憨打到银行卡上,老憨没有卡,也不懂得怎么办卡,因为老憨长这么大就没到银行存过钱,平时都是把钱存到内裤里的,他认为哪里也没这里保险。老憨跟几个同伴一样,各自拿了三百元钱,可是老憨不想回老家,他不相信小胡子会计会把钱打到他的卡上,他也没有卡。所以老憨想在这里等,等装卸队的钱款拨下来,他要亲手蘸着唾沫一张一张的数清楚,再小心的缝到内裤上。(节选自短篇小说《活着-老憨的血泪人生》,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石山原名孙世山,国内知名维权记者,画家,业余作家。

(责任编辑:刘盼盼)

责任编辑:刘盼盼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