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资讯 > 文学 > 正文

活着——老憨的血泪人生(二)

文章导读:短篇小说《活着——老憨的血泪人生》,作者简介:石山原名孙世山,国内知名维权记者,画家,业余作家。

“喂!新来的,起床,卸货!”队长搡了搡裹在被子里的老憨。

老憨一骨碌坐起来,把睡在旁边的狗子推了推,狗子翻了一个身呓语着还要睡去,老憨狠掐了他一把,狗子睡眼惺忪的爬起来望着老憨。队长又拔拉了几颗脑袋,立时有几个人从床上爬起来,队长吩咐着:

“胖子,眼镜,你俩带着人去079号库卸车,天亮前卸完,回来时打单子。”

那个叫胖子的哈欠连天,抻着懒腰下了床,看了眼镜一眼,一边自顾自的往外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那几个要去卸车的人,推门出去了。眼镜慢慢吞吞的披着又脏又破的露着棉子的面包服,扣扣索索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睡意朦胧的嘟囔一句“走了”。

初冬的夜晚在这个北方城市已经寒气逼人,老憨和狗子打着冷战嘴里呼着白气,跟着这一行人袖着手缩着脖儿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前行,灯光惨白,仿佛挂了霜,连天上的月亮也黯淡无光,狗子掏出自己那个欠了费的山寨手机,查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凌晨1:30分。

走了约莫二里路,拐进一个大院,看门的保安例行问了一下,随后钻进那个用玻璃罩起来的小房子里摆弄他的手机去了。再往前走,一排排巨大的仓库齐整的排在眼前,三辆满载货物的托盘货车像三节火车皮静静的停在仓库门口。一个个子不高,扯着破锣嗓子中年男子大声吆喝着,胖子应声跟着他进了仓库,查看了存放货物的位置,出来只说了一个字“卸”。

立时刚才还木讷的汉子们像套上辕子的老牛,各自分头有条不紊的找来码货的托盘,拉货的地牛(一种卸货用的小叉车),动手干了起来。

这几车货物是名贵的红酒,听说这一车就拉了四千箱,破锣嗓子连连嘱咐注意些,说摔烂一箱你们一月工资都不够赔的,老憨听了愤愤的想,这么贵的酒都是什么人喝了,莫非喝了能成仙?莫非喝了要死怎地?

眼镜让老憨跟狗子随他在库里码垛,就是将货物按多少箱一层码起来,方便库管点货,眼镜不厌其烦的絮叨,仿佛这里面有多大的学问。狗子趁这机会跟眼镜拉呱,没想到眼镜很健谈,他告诉狗子他来这里有两个月了,跟他一起来的都累跑了。眼镜说他是大学毕业,学医的,这让老憨和狗子对他刮目相看。眼镜说他曾经有很好的工作,每月可以挣几千子,是令人羡慕的白领,不过老憨和狗子并不懂得什么是白领,在他们看来,不管什么“白领”还是“黑领”,穿着实用就行。眼镜说他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步田地,皆是因为他太想做老板,于是就辞了职,贷了款办起了养生会馆。开始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眼镜那时也风风光光,可是后来因为不会做人,对上级主管各单位领导没有及时沟通,被卫生主管部门寻了个缘由查封了,并且没收了所有养生设备,后来眼镜就变成了个一贫如洗并负债累累的穷光蛋。眼镜说这些事情老憨有很多是听不懂的,比如什么是“养生会馆”,怎么跟领导“沟通”,不过老憨还是总结了一个简单直接的答案——做生意赔本了。

狗子问眼镜现在一月能挣到多少钱,眼镜说大概五、六千吧,因为他到现在还没结账呢。眼镜还说再过半个月要结账回家,他妹子要结婚了,他得送妹子出嫁。

酒垛越码越高,狗子还想问些什么,可是已经顾不得了,因为他已经累得浑身酸疼,尽管冬夜寒冷依然没有管住这些肮脏汉子们的汗孔,汗水混杂着狐臭肆无忌惮的从那些粗糙的皮肤汗孔里涌出,每个人头上都散发着淡白色的热气,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汗水和灰尘调和成花儿。

从凌晨到现在四、五个小时了,这群像牲口一样的男人居然没有人喊他们休息一下,喝口水。他们机械的劳作着,麻木的重复着几乎同一个动作,他们甚至连去撒尿的都没有,想必是身上的水分早随着汗液排出,所以这时膀胱倒成了身上唯一最清闲的器官。

老憨很累,他感觉这里的劳动量比在自家田地里不知要大多少倍,他感觉自己就像邻居四平家那头耙地的骡子,浑身鬃毛都被汗水弄湿了,浑身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然后还是打着响鼻,低着脑袋,倾着身子挣扎向前。也许还不如那头骡子,因为骡子到地头了四平总是让它稍站一会儿,喘口气,吃把料豆子,可这些叫做“人”的“牲口”,比那头骡子还贱。不过想起一月可以挣到那一打花花绿绿的票子,老憨还是咬牙坚持。

卸完了,总算卸完了,当冬日的太阳爬上屋顶时,这三车货物也全部进了仓库。汉子们自发的披上各自的棉衣,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子缓缓地往回走去,半路一阵凉风使得他们的汗毛孔急剧收缩,于是大家几乎同时打了个寒战,再接着就有人来到路边很随便的解开裤带,抠索出那节男人特有的输尿管子,毫无拘束、酣畅淋漓的撒了一泡热尿。

回到宿舍,宿舍里已经没有一个人影,不知道都被分派到哪里装卸去了。几个人来到厨房,各自拿了馒头,舀了半缸子已经不热了的开水,就这样吃了早饭,白菜汤那是只有中午和晚上才供应的。

汉子们打着饱嗝,一个个又蜷到床上,一会儿便发出鼾声,也许他们这一辈子只有在梦中才是最幸福最幸福的!

作者简介:石山原名孙世山,国内知名维权记者,画家,业余作家。

(责任编辑:刘盼盼)

责任编辑:刘盼盼
相关阅读
关键词:活着 血泪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