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舆情 > 举报 > 正文

黑龙江双鸭山、友谊县两级人民法院:葫芦僧判葫芦案 实名举报信

文章导读:举报人:李润生 身份证号:23083419660221141x联系电话:15663937328现住址: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友谊县新镇乡新发村职 务:黑龙江省友谊农场十分场三队(黑龙江北大荒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第十管理区第三作业站)...

举报人:李润生 身份证号:23083419660221141x

联系电话:15663937328

现住址: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友谊县新镇乡新发村

职 务:黑龙江省友谊农场十分场三队(黑龙江北大荒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第十管理区第三作业站)职工

被举报单位: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友谊县人民法院

举报原因: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执法不公、枉法判案。

举报事实与理由:我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友谊县友谊农场十分场三队职工(现称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第十管理区第三作业站)以种地为生。因友谊分公司拒不执行国家及农垦总局制定的惠农政策。为维护自身利益不受侵害,我在2012年至2015年春曾多次找到作业站、管理区的负责人要求清算多年来我种地所缴纳的土地费用,一直都没给予解决。作业站负责人称:算不了得找上面领导。管理区的负责人也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解决。在此期间第十管理区的两任主要负责人都因贪腐问题被抓判刑。此事我还多次到友谊农场(友谊分公司)信访办、纪检委等部门信访、申诉。信访的答复是驴唇不对马嘴,避重就轻。纪委官员说:我们官太小管不了!在这种情况下,2015年6月作业站在收取土地租金时,作为以土地为生的农民,处于最下端的弱势老百姓只能选择暂缓不交。同时我对作业站的领导说:我不是不交土地金,咱们之间的账目算清后,你欠我的可以抵扣,我欠你的我马上补齐。因为这事儿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委托其第十管理区第三作业站却将我告上法庭。原本是很简单的债务纠纷,但是友谊县人民法院和双鸭山市中级法院却以土地租赁合同纠纷来立案审理。这且不说,种地交钱、天经地义,我到现在也没说过不交,友谊分公司(友谊农场)每年都是先交钱后种地。预付款每年都由作业站(生产队)会计收取然后告诉你:“多退少补” 但是这个“退”就没时间了。我们为了能种上地每年得从银行贷款,多交的部分的利息我们得付。农场却将多出的余额存入银行或挪作他用。每一次庭审我的诉求都不被采纳,在公证、公平、庄严的法庭上,我只是要求按照相关规定把双方账目结算清楚,你欠的你给,我欠的我还。难道这个要求过份吗?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友谊县人民法院你们是在为人民的合法权益护航还是在为违法违规企业张目?

2015年9月第一次开庭友谊县人民法院判决我付给原告土地承包费及代收代缴费用174270.00元。我不服判决向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当时有一位法官问我:农垦总局制定的惠农政策你们友谊是都没执行还是单独对你们几个没执行?我说:都没执行。这位法官说:要是都没执行就可以不执行!按照此法官的逻辑就是:一个人酒后驾车是酒驾应该处罚,一群人或一个团体酒后驾车就不属于酒驾应免于处罚。在我上诉期间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发生了震惊中央的“矿务局职工罢工事件”。随后。我的上诉被双鸭山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告证据不足为由发回友谊重新审理。2016年8月份,友谊县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生产队(作业站)会计在法庭上已承认按生产队的算法累计还欠我1.3万余元。同时向法庭递交了黑垦局发2007[7]号(关于推进黑龙江垦区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操作方案)的通知文件一份和2007年、2008年两年的收费凭证,用以证明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土地收费标准严重违反了该文件之规定,属违规收费。在判决书中可以看出:一个违背上级文件规定的自定违规的收费文件能作为法庭证据,而作为上报四部委批准、必须贯彻执行的文件却得不到法庭的支持,我弄不懂友谊县人民法院判案的标准是什么?这不是枉法又是什么?

第二次上诉至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开庭审理以维持原判告终。法庭是一个严肃、严谨、神圣之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友谊县人民法院,你们在判案过程中是否真正做到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我与黑龙江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本应是一债务往来,你们却把它定位土地租赁合同纠纷。这是否与你们的法律业务水平有关?即使定位合同纠纷也没关系,作为肩扛天平代表公平正义的两院法官们你们是否尊重了法律?一个自定违规的收费文件能得到你们有力的支持你们是否枉法?还是与友谊分公司之间因利益往来而至法制尊严于不顾?作为人民当中的最底层不敢妄下判断。习总书记说:“人民利益无小事”。黑龙江双鸭山中级人民法院和友谊县人民法院你们遮不住这晴朗的天!

近日,本网接到来自黑龙江省友谊农场十分场三队(黑龙江北大荒股份有限公司友谊分公司第十管理区第三作业站)职工李润生先生的实名举报信函。就其举报内容,本网工作人员到该地进行了实地调查。

二月里的北大荒冰雪刚融,虽已立春但风中还是透着刺骨的寒意。在友谊分公司第十管理区第三作业站找到了举报人李润生,举报人讲:所举报内容是其所写,也是事实,愿承担法律责任。友谊农场的土地租金年年上涨,农场人人皆知。这两年为了这场官司可谓是心力憔悴,本以为法律会给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没想到却会是这样!

举报人在向我们展示法院三次审判结果及相关证据的同时,讲诉了事情的经过与维护权益的艰辛与无奈。2012年,举报人开始与其所在地友谊分公司第十管理区和第三作业站的各级领导要求有关土地金账目清算问题。得到的答复不是算不了就是没时间,要不就是等等再算等借口推诿不给清算。2012年至今,第十管理区与第三作业站的第一领导各已轮换五人。其中两任管理区领导因贪腐问题被司法机关惩办。为此多次找到友谊农场(友谊分公司)的信访、纪检,都是以种种借口推诿,至到黑龙江省信访办,问题一直都没解决。迫于无奈,2015年春作业站来收土地预付款时,我对负责人和会计说:咱们之间的账没算清,今年的钱我暂时不能交。啥时账算清后,你如果欠我可以抵扣,我欠你们的我马上补齐。经过几次的催要我没给就把我告了。

告了就告了吧!当时想:通过行政程序解决不了,法院还不能还咱一个公道?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债务问题,竟以合同纠纷立案!我是一农民评价不了这些官老爷们的业务水平。更没想到的是:经过四次庭审,友谊县人民法院和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竟然不以事实为依据,枉法判案。我说两级法院枉法有以下几点:

一、在法庭上原告代理人出示的2015年友谊分公司收费标准文件与黑垦局发2007[7]号(关于推进黑龙江垦区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操作方案)的通知文件相抵触,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立法法》相关规定:下级服从上级、上位法高于下位法的原则,如有抵触或无效或下级服从上级。难道两级法院的法官们都不知道?

二、原告代理人出示的2015年友谊分公司收费标准文件说是经过职工代表大会通过的,我本人就是职工有三十年的工龄了,友谊农场(友谊分公司)这些年就没有过选举,这些职工代表是哪来的、怎么产生的?你的职代会都是违法的你通过职代会所产生的文件还能合法吗?难道这不是以假的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吗?

三、在庭审诉讼中我向法庭提出:我在2006年至2015年期间多交了土地租金40余万元(原告当庭并没否认);向法院提供了2007-2014年农场作业站收费票据和收据,作业站会计也在法庭上并未提出异议。人证、物证都在,法院却说未能提供证据证实。试问我还要提供什么样的证据?

四、原告代理人出示的与我邻地的两份合同,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与本案又有什么关系?但就这些违法的、违规的、无用的证据却得到了两级人民法院法官们的大力支持!国家的惠农政策和直属上级文件的严肃性如何体现?维护我公平、公证、合理、合法的权益为何如此之难?

习总书记所提出和倡导的“依法治国”的执政理念和治国方略在我们山高皇帝远的黑龙江省可能需要多年都无法实现!在我们这里有权就有一切。把权力关进笼子在我们这里那就是一句空话。国家的惠农政策,直属上级的文件都能拒不执行、不良的法官再帮其助威呐喊,所谓人民的权益和公平、正义还能体现出来吗?这事儿哪怕告到中央我也要去!如果习主席说这权益我不该争取、帐不该算那我就认了……..

就举报人所提出职工代表和地租年年上涨选举等问题我们走访了友谊分公司的第十管理区、第四管理区、第五管理区、第六管理区、第九管理区。其中第十管理区的一位徐姓职工讲述了职工选举的一些现象:2012年,徐姓职工在第十管理区办公楼遇到其管理站负责人,当时负责人拿了一张表让其签字。徐姓职工问签什么字?负责人说:职工代表的,你签个字就可以了。徐姓职工说:我没选咋签?负责人说:走个过场不就签个字吗!没办法,还得在本地生活下去就签了。但是,表上的人名是管理区领导和作业站的领导,有些人名还不熟,不知道是干啥的。关于地租是否年年上涨问题,徐姓职工调侃说:是年年都在涨啊,不涨地租领导们的花销从那儿出?不涨地租领导们的兜儿里怎么鼓?领导们要是不富咋能带领我们致富?领导们现在富了,我还差一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曾做过作业站领导参加过职代会的人讲:领导让去的,领导告其说:会上别说话,听就行、凑个数。职代会上农场领导讲完话就散会了,讲的都是像去年的工作成绩、今年的工作方向等等。一上午的时间就完事了,你就是有不同意见也没机会去说。参会的职工很少、很少。基本上都是场直直属和各管理区、作业站的领导。而走访过的其他管理区的几十位职工、有快退休的、甚至是党员的老职工都表示:多少年都没选举过职工代表了,现在也不知道谁是职工代表!我们自己选的代表给自己涨地租,那我们整个友谊农场的职工不是傻x就是神经病啊!然而友谊农场的地租确实年年都在上涨。由于其他原因,在友谊县人民法院没有见到审理该案审判长。

司法公正是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社会稳定的底线,然而,近来,各地喊冤和对法院不公正判决的案件,以及少数法官枉法,视法律为儿戏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发展到了藐视《宪法》的地步,冤案错案大量上升,人民群众不满情绪升级。市、县两级法院有法不依,违法裁判,有悖于法律的公平与公正,正义之剑向老百姓下黑手,丧失了法律的公信力。人民法院是国家保护公民合法权益和维护社会稳定的基石,然而,有的执法者却把法律变成向老百姓下手的屠刀,把法院当成了杀戮百姓的屠宰场,这样的执法者如不将其铲除,将是国之不幸,人民遭殃!

有的诉讼案情本来非常简单,一到法院就变味,权钱交易、官商勾结,强权涉法后,人为干涉下,打多少年都没完没了,让人感到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了。上级对下级有错不纠,还支持和维护继续错误下去,致使我们普通百姓蒙受的经济损失无法挽回。此举延续了上级庇护下级,下级供养上级陈规恶习。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厉指出,执法不公是最大的不公,是对人民群众最大的伤害,是对实现中国梦想最大的破坏,要以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勇气,铲除政法队伍的害群之马,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此事我们将继续关注。

因篇幅过长只显示双鸭山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裁定和友谊县人民法院两次判决及上诉书和部分收费证明。

\

\

\

\

\

\

农垦总局规定缴费与友谊农场实际收费对比

\

\

\

\

\

\

\

\

\

\

\

\

\

\

\

收费证明

责任编辑:GXNC001
相关阅读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