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藏家吴湖帆:书画界的标杆

文章导读:钱希同 吴湖帆像 丁亥(1947年)编者按:吴湖帆(1894—1968)。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作为画家,早年与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

钱希同 吴湖帆像 丁亥(1947年)

编者按:吴湖帆(1894—1968)。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湖帆。作为画家,早年与溥儒被称为“南吴北溥”,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在画坛有“三吴一冯”之称。作为收藏家,与钱镜塘同称“鉴定双璧”。

黄公望《剩山图》、吴镇《渔父图》、文徵明《玉兰花图》、董其昌《画禅室小景》……这些知名大作,都曾是他的囊中之宝。今年上半年上海博物馆举办“吴湖帆书画鉴藏大展”门庭若市,不过半年,最近上海油雕院举办的“吴湖帆文献展”依旧人气满满。吴湖帆是书画界的一种标杆,更是鉴藏界的巨眼明星。近日《吴湖帆年谱》的面世,又为研究吴湖帆提供了依据。

本期鉴藏版将为读者朋友们带来这样的一位收藏大家,他天资聪颖、眼力无双,但生活中的他,在家是猫奴暖男,也是“宠妻狂魔”;在外交友甚广,更豁达幽默。他大胆刚正,对于赝品从无情面;他又温润细心,为每一件藏品装册制盒,现浙江博物馆藏的黄公望《剩山图》依旧盛放在他亲手制作的囊匣之中……这样的一个吴湖帆,是立体的,甚至真是可爱的。

吴湖帆 峒关蒲雪 1949年

梅景书屋“猫事”

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均是出名的“猫奴”,尤其是潘氏从小就爱猫。吴湖帆曾说:“夫人之爱猫入骨,自小即如此,其性喜也。”梅景书屋中曾养有金银眼小猫两只,白狮猫一只等名种猫。吴、潘除了养猫、爱猫外,两人还收藏有古今画猫作品约30余件,其中有传为后梁人李霭之、元人杜本、明人周之冕、孙克弘、清人恽寿平、潘恭寿、童钰、沈铨、改琦、今人任预、徐悲鸿、汪亚尘等之作。

古人有传说,凡在“金危危日”(即癸酉日,一说元月初五)画猫,或悬挂猫画,有避火、生财、镇鼠等祓除不祥诸事之效。故吴、潘二人非常相信此说,并对涉及猫题材的器物与画作等,均爱屋及乌,视为祥瑞。后来顾抱真也延续了潘静淑爱猫养猫的习好。

吴湖帆与张大千

在海上画家和鉴藏家中,吴湖帆是张大千最为看重的友人之一。两人不仅经常交换自己的藏品,而且还相互为对方的藏品友情题跋。至于张大千伪赝南宋梁楷款《睡猿图》而骗得吴湖帆“重金”,实属是无意之中的误伤。在吴湖帆70岁生日时,张大千特地从巴西寄来一幅泼墨荷花图,祝贺友人古稀寿辰。吴湖帆似贵胄公子,张大千似江湖游侠。两人虽然情同兄弟,但各自后半生的命运却是迥然有别。

吴湖帆与钱镜塘

吴湖帆与钱镜塘订交的具体年月不详,大约是上世纪30年代末期。两人结识之后,吴带钱进入更高层次的古书画鉴藏圈子,当年曾有人为之不解。吴回答说:“你们不认识他,怎么算得上是收藏家?”在40年代中后期,吴、钱两人交往更为密切,钱收藏的古书画真迹精品,绝大多数由吴湖帆题签。钱镜塘后来成为上海第一大书画商人,除了自己的勤奋、敬业和好学之外,有吴湖帆这样一位“贵人”相助,也是他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故有称二人为“鉴定双璧”。

黄公望《剩山图》

在吴湖帆收藏过的约500余件古书画中,《剩山图》卷无疑最具传奇性和知名度,而且入手亦属于“捡漏”。也使他海上鉴定“一只眼”的称号,并非是浪得虚名。他因此极为自豪,在写给陈子清的一封信中说:“邹虎臣云:‘画中大痴乃书中右军也,大痴《富春山居图》乃右军之《兰亭》也。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只要此数语,已足以自豪矣。虽老庞亦奈我不了了。”老庞即庞莱臣(虚斋)。吴湖帆或许认为,在收藏《剩山图》之后,他应该是“海上第一收藏家”,足以笑傲收藏界群雄了。

吴镇《渔父图》

吴湖帆《丑簃日记》1933年2月7日记载,《渔父图》卷由张大千经手(中介),吴湖帆将所藏金代任君谟《古柏行》书法及元代王蒙、绕介书画卷,另加5200银元与人交换得来。吴镇《渔父图》卷是“双胞胎”之作,庞莱臣也藏有一卷(今藏美国佛利尔美术馆)。两卷《渔父图》均著录于清初吴升《大观录》,庞藏本还著录于清初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徐邦达认为两卷《渔父图》均为真迹,也有研究者认为两图卷真伪存疑,或是旧摹本。吴湖帆认为自己所藏本是“天下第一梅花道人真迹”,是梅景书屋“吴氏文物四宝之一”。今藏上海博物馆。

张中《芙蓉鸳鸯图》

吴湖帆《丑簃日记》1935年5月6日日记和图上吴跋可知,《芙蓉鸳鸯图》轴,是以800银元加明人张复画、周天球题引首“凤笙明月”诗画卷,从曹友卿手里购得。此图为清代乾隆帝旧藏,可能是乾隆赏赐臣子而流出内府。是元代画家张中存世的三件真迹之一(另外两件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图曾参加1937年夏的上海市文献展。今藏上海博物馆。

文徵明《玉兰花图》

吴湖帆《丑簃日记》1938年5月7日记载,《玉兰花图》轴原纸破败不堪,千疮百孔,他人皆不敢购藏 ,后来吴湖帆以自画三尺山水图交换而得到。1940年前后,吴湖帆三尺山水画润格为160银元,青绿则加倍。此图最早刊印在1910年4月出版的《神州国光集》第14集。吴湖帆后来对《玉兰花图》进行了接笔(补笔)和补色,整旧如新,再现原貌。约上世纪50代初转让或赠予篆刻家、收藏家钱君匋。今藏上海博物馆。

董其昌《画禅室小景》

吴湖帆一生先后收藏有20几件董其昌书画,《画禅室小景》册被自称为“梅景书屋所藏董画第一”和“梅景秘宝”,而且认为“犹是明代初装”,钤有白文小印“董氏家藏”,此印可能是董其昌长子董祖和之印。购藏于1929年3月。董其昌的绘画对吴湖帆影响甚大,他曾经说过:“董香光一洗宋以来刻画之痕,变为豪放,可谓画中之圣也。”他还沿用外祖父沈树镛的斋号“宝董室”。1933年44岁生日时,叶恭绰曾送给他一方据说是董其昌的“画禅室”印。吴湖帆是近现代书画家和鉴藏家中极少数真正懂得董其昌绘画学术价值之人。今藏上海博物馆。

郭熙《幽谷图》及临摹《幽谷图》

今藏上海博物馆的北宋郭熙《幽谷图》轴,曾著录于《宣和画谱》、清初吴升《大观录》、安岐《墨缘汇观》,先后为明代洪武内府、张孝思、清代梁清标、清乾隆内府等递藏,清末至民国年间为江西庐山蔡金台收藏,蔡借给友人曾熙鉴赏并请其题跋(见张善孖辑录《大风堂存稿》)。1933年1月底,张大千携此图至上海给吴湖帆鉴赏,吴评价此图:“绢本真迹,笔墨生动,百读不厌”“饱看一宵,深幸眼福。”《幽谷图》曾留在梅景书屋有半月之久,吴湖帆曾临摹《幽谷图》局部画作一幅。

赵孟頫《山水三段图》

此画今藏上海博物馆,吴湖帆分别题名为赵松雪(即赵孟頫)《秋林远岫图》、《江岸乔柯图》和《江深草阁图》,另卷末还附一帧传为管仲姬《双钩竹》。吴湖帆对三段山水图珍爱有加,拖尾纸上还分别请张大千、叶恭绰、沈尹默、陈定山、徐邦达、冒广生、冯超然、周炼霞等写诗题咏或鉴赏品评。但今有研究者认为,此所谓的赵孟頫或元人佚名《山水三段图》,其实都是清代王翚(石谷)的伪托之作,与赵孟頫、王蒙或元人无关。后人无需对吴湖帆当年的“走眼”误鉴大惊小怪或质疑苛责。世间从来就没有不失误的鉴定家和收藏家。

唐棣《雪港捕鱼图》

吴湖帆《丑簃日记》1939年3月13日记载,《雪港捕鱼图》是以300余银元从吴宾臣手里购得。吴湖帆认为自己平生所见唐棣4件画作均为绢本,唯《雪港捕鱼图》是纸本,而且“精彩尤出四本之上”。王季迁后来见到此图也羡爱不已,席地观赏,不忍移目。1985年3月25日,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对此图的鉴定结论是:谢稚柳、杨仁恺:“真。”徐邦达、刘九庵:“旧临本。”傅熹年:“清人伪本。”今藏上海博物馆。

《四欧宝笈》

在吴湖帆收藏的诸多碑帖中,以《四欧宝笈》名气最大。即宋拓欧阳询4种碑刻:南宋拓《虞恭公碑》、北宋拓《皇甫诞碑》、南宋拓《九成宫醴泉铭》、北宋拓《化度寺》,其中尤以《化度寺》最为著名,且先后曾为沈树镛、潘祖荫递藏,似乎冥冥之中早已前世缘定,也是近世碑帖鉴藏史上少有的佳话。吴湖帆因此名自己的斋号为“四欧堂”。约上世纪50年代末或60年代初,吴湖帆以2万元价格将《四欧宝笈》售于上海文管会(今藏上海图书馆)。而当时的3千元,可以在上海市中心地段买到一栋带天井和前后厢房的二层楼石库门住宅。

责任编辑:GXNC001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