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舆情 > 调查 > 正文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文章导读:三十八年多来柳园村党支部书记一职一直被郭某某兄弟父子仨人把持,大搞近亲繁殖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群众称之为一家党因而给柳园村带来无穷的村患:林权被霸光,树木被砍光,村财被贪光……——摘自维权农民代表郭

三十八年多来柳园村党支部书记一职一直被郭某某兄弟父子仨人把持,大搞“近亲繁殖”“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群众称之为“一家党”因而给柳园村带来无穷的村患:林权被霸光,树木被砍光,村财被贪光……

——摘自维权农民代表郭金河笔记

柳园村的“一家党”之祸

俗话说举贤不避亲。如果真心实意有能力为群众谋福祉的,一家父子兄弟续任党支部书记、村民主任也会得到群众的拥戴。但柳园村郭某兄弟父子仨为了长久占据村支部书记的位子,大搞“近亲繁殖”,他们家的子女媳妇、堂兄弟没有半点党员意识的都加入神圣的共产党组织。柳园村现有共产党员47人,他们一家族就有33人,占党员总数的70%多,有些党员不参加党员大会;不参加党员活动,只是挂着党员的名号,远的不说就以10月16日柳园村党员大会为例,主持人说:柳园村党支部共有党员47人,请假13人,实到19人按34人计参会人员过半数,合法有效。另有15名党员连请假手续都没有履行,怎么能说参加人数过半呢?而这些无故缺席的党员是柳园村党支部书记“近亲繁殖”的,说白了就是他们竞选村党支部书记的“投票工具”!而村里千余人其中不乏优秀的、有作为的要求进步的人入不了党,也就因为其亲属党员多了,占据了党员选举的优势,支部书记一职任凭怎么选都跳不出他们一家的“手掌心”。其结果是“结党营私,拉帮结派”从而导致柳园村一姓(郭)三派,纷争不止。柳园村群众称之为“一家党”之祸,这从以下事实中得到充分的诠释——

漠视中央国家“林业三定政策”

福建省仙游县西苑乡柳园村,地处仙游、德化、永泰三县交界的偏远山区,全村人口约1300人,系少数民族回族村、革命老区基点村,以前森林资源丰富,据林业三定统计:拥有林地面积19000亩(柳园村人的族谱里记载的林地包含永泰、德化的插花地共有山林地50329亩),早在1981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保护森林发展林业若干问题的决定》,进行稳定山林权、划定自留山和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的林业“三定”工作。仙游全县318个村几乎都落实了林业“三定”政策,唯独柳园村山高皇帝远,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郭某某阳奉阴违,不落实中央国务院的“林业三定政策”林业三定等一系列惠农利农政策被阉割,把村集体山林地权、林权登记占为己有,群众要求把“林权落实到户”的诉求一直被漠视。因此引发村民的强烈不满,群众联名向乡、县及其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无果,1985年村民代表郭金河向时任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彭真写信反映问题,得到彭真委员长的重视批示回复:转地方查办!但被时任仙游县人大副主任陈某洪扣压,并瞒上欺下对反映人郭金河施加压力,软硬兼施,要他不再信访反映,因此郭金河被逼“流落江湖”以给人算命、卜卦、看风水等营生。直到2002年村民强烈要求才分配人口山每人三亩,但也是有山无权,至今没有拿到林权证。全村目前尚有218人连没有林权证的户口山(责任山)都分不到,而村党支部书记郭某某兄弟父子等人占有林权几千亩。

2015年9月23日在柳园村郭金派家里,郭金派对笔者说:老林2001年2月26日你来柳园调查《流血的山林》郭加传(陈元传)命案时,我是受访人之一,当时我就有想让你帮助我们讨回林权这念头,至今已经憋了十四年多了。老郭的话让笔者震撼,柳园村农民维权难,症结何在?请看——

林业局公文作假制造信访纠结

2015年11月17日村民维权代表郭金河、郭玉清、郭文牙等人拿着村委会出具的《介绍信》去仙游县林业局请求查看“村有林地人口责任山权属及四至事宜。?全村林权登记花名册”(见下图)。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工作人员以林权已经登记个人名下任何不予查看。后来经一在林业局工作的熟人疏通后才让查看,可是在林业局的电脑数据库里查不到柳园村的林业林地的登记材料。柳园村的山林都跑哪里去了?仙游县林业局在忌讳和掩盖什么?尤其是仙游县林业局公文作假让柳园村维权农民很是无奈——

2012年9月举报人代表郭玉清、郭文牙等人向莆田市有关部门领导信访反映:老中新仨支部书记出卖人口山林,要求归还山场,补发林权证。莆田市信访局向仙游县林业局《关于转发郭玉清信访事项的函》(莆信函信转字【2012】128号)林业局出于应付让柳园村委和郭金河、郭玉清等人做了一份《调解协议书》,当时参加协调的代表人郭金河等人出于对林业局的信任没有要副本留底。同时信访人郭玉清收到2012年9月29日林业局做出的《信访事项受理通知函》但一直没有下文,问题也是悬而不决。 2015年7月举报人代表郭金河等人向福建省林业厅信访反映问题,省林业厅发函督促仙游县林业局处理解决,仙游县林业通知柳园村两委和信访人去林业局处理问题,7月20日维权农民代表郭金河、郭玉清等四人在林业局的档案室查找当时签订的《调解协议书》没有存档,但在档案室里看到仙游县林业局[仙林信复(2012)17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以下简称《答复意见》)以召集村民会议及欠金税费、菇贷、信贷等为籍口为村支部书记等人开脱责任。郭金河等人对林业局的做法十分不满,信访反映问题所做的处理意见书不让信访人知道,并伪造信访人签名,严重违反信访纪律,违反诚信原则,制造信访纠结。正准备向上级有关部门投诉仙游县林业局违法违规行政的问题的时候,2015年8月3日仙游县林业局再次对郭金河向福建省林业厅信访反映问题作出,仙林信告[2015]17号《信访事项受理情况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说“由于你们没有对我局答复意见(仙林信复[2012]在法定期限内申请复查、复核,根据《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我局不再受理你们的信访事项”。这让郭金河、郭玉清他们十分不解,气愤,信访人都没有看到《答复意见书》又怎么提出异议呢?林业局是政府机关怎么可以这么讹人呢?郭金河等人去咨询了律师,律师看了仙游县林业局二次信访答复意见后问:挂号信函收据签名人郭文牙、郭玉清的名字不是你们签的?郭文牙、郭玉清回应我们看都没看到怎么签名?律师又问:“2002年村里对‘山林实行家庭联产承包经营’有没有召集村民大会?”举报人代表郭金河回应:“没有召集村民会议,就连村民代表也不是村民选举的而是村干部指定他们顺眼的人作为代表参加……”律师说:“仙游县林业局的二次答复不当,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四)(五)(八)的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问题必须有村民会议的决定方可办理。尤其是《信访事项受理情况告知书》说:‘你们认为柳园村委会把该片山林地承包他人有侵害你们的权益你们可以向法院起诉。’是在误导或推诿,因为你们属于不适格的主体,通俗说你们没有林权证拿什么去告。”

而仙游县林业局的《答复意见》、《告知书》所谓的村民代表会议村民代表都是谁选举的?拖欠金税费、菇贷、信贷等的有几家几户?仙游县林业局有没有深入调查?没有调查就拿群众利益的问题来说事,其本身就是侵犯群众利益,就是乱行政!仙游县林业局为何百般包庇被举报人郭玉宇、郭新统、郭新护等人,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关系作祟?

国家育林造林年年有拨款造的林都哪里去了?

中央、省及其各级森林抚育财政拨款,在2015年9月以前柳园村村民闻所未闻,9月18日我们无意中在网上查到仙游县林业局《关于拨付2014年省级财政森林抚育补贴资金的通知》附件《2014年仙游县省级财政森林抚育补贴资金发放一览表》西苑乡柳园村的补贴资金领取人:郭某票、郭某歌其中郭某票抚育面积:103亩 领取补助款:9785元;郭某歌抚育面积:23亩,领取:2185元(来源:仙游县林业局官网)郭某歌系村支部书记郭某宇的婶婶原仙游县人大副主任郭某环的老婆她没有育林造林怎么会有“森林抚育补贴”呢?农民不知道森林抚育补贴金等发放的依据是什么?这三十多年柳园村的造林育林金及其款项有多少?而真正植树造林的村民因为跟村官和上面没关系,也拿不到造林育林补贴金。这就是有人领取育林造林补助,没人植树栽树的林业之病。国家育林造林年年有拨款造的林都哪里去了?

乡政府刻意说假,谁来监督诚实行政

农民维权代表郭新建说:政府行政部门法律意识弱化;民本观念淡薄,其结果是使信访问题更纠结,损害民众利益,也损害了政府诚信这从仙游县林业局[仙林信复(2012)17号]《答复意见书》、仙林信告[2015]17号《告知书》和西苑乡政府回复诉求编号:PT15070700080的意见(以下黑体字是乡政府的回复意见)得到充分的印证——

2015年7月初村民代表向莆田市长热线反映:现任村支部书记及其家人滥用权力擅自出卖村民的责任山并贪污卖地款;柳园村是少数民族村和贫困村上级每一年的扶贫救济等款项因村财村务不公开,用途去向不明;2013年上级一笔18万元拨款被村支部书记用于修筑自家占用地基及门前水沟等一系列问题。

对此西苑乡政府回复意见:“柳园村于2002年2月22日召集村民小组长、村民代表、部分离退休干部扩大会议会议,共同讨论研究发展林业,对柳园村荒山进行承包事宜。根据村两委会议讨论第三点,对于连年欠政府金税费及菇贷、社会抚养费、信贷。时期限在一个月内到村部交清,如无法交清者村部有权收回并转让他人。柳园村经过二次公开招标,将荒山所承包的三万元用于缴纳金税费。2、柳园村总人口1086人,长期在家只有70多人,多数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村务按每月15日公开,多数人长期不在家。3、郭玉宇家在柳园祠堂后面,左右后三面是山,前面是别人的房子,根本没有水,不存在修水沟。2013年村委根本没有一笔18万元的水利修建项目款项。4、从2012年6月份至2015年现在没有发现柳园村委会发包或者卖过任何一片自留山。郭玉宇本人根本没有卖过村集体一片山地。”

《回复意见》和仙游县林业局《答复意见》、《告知书》开会的时间一致“2002年2月22日”参加会议的对象《回复意见》是“村民小组长、村民代表、部分离退休干部扩大会议会议”比林业局《答复意见》、《告知书》“村民代表会议”会议规模大了,共同点是涉及山林地承包等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问题没有召集“村民会议”

难怪在郭金河、郭玉清、郭文牙、郭玉草他们看到上述部门的答复意见是有人呼叫“我们的屁股被捅了”!

郭金河说,如果按西苑乡政府的答复他们可以去告我们诬告,并追究法律责任。

郭玉清说:柳园村的村民代表都是村干部有需要临时找些听话的顺意的人做代表,给予工钱补贴和吃吃喝喝就这样把我们的山林土地给“合法”发包了,而大多数的时候根本连这做样子的代表会议都没有,都是问题严重侵犯村民利益,被村民举报反映了编造召集村民代表会议的材料来糊弄上级,而象西苑乡政府、县林业局还默许柳园村官尽可能弄的合法一些,因为他们都是利益共同体!

乡政府回复意见还说:“从2012年6月份至2015年现在没有发现柳园村委会发包或者卖过任何一片自留山。郭玉宇本人根本没有卖过村集体一片山地。”而下图就是乡政府所谓的“郭玉宇本人根本没有卖过村集体一片山地。”的当脸响记。这满目疮痍的山林地是在对村官非法出卖(发包)山林而导致乱砍乱伐林木破坏山林的的无声控诉,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郭金派说:柳园村官以“发包”非法出卖山林中饱私囊已成习惯。他们这是名副其实的靠山食山。

1992年柳园村大石板、添眉头、南坑三处共有林地3400多亩按当时行情估值不低于200万元,被时任村党支部书记郭某统以20000元的价格“承包”给凤山村陈某恩,郭某统从中渔利,因陈某恩越界乱砍滥伐盗伐破坏山林,引发1994年陈远传(又名郭加传)命案,至今该案悬而未决(网上搜索:《流血的山林》2003年新华网发展论坛十大热帖之一)。该山场承包期2007年到期,可是继任村党支部书记郭某护又利用职权未经村民大会及村民代表会议擅自同意陈某恩承包延期50年,他们拿了陈某恩多少钱又是一笔糊涂帐!

2008年新厝小组、旧厝小组位于牛闸的10多亩田地和一片1400多亩林地,被郭新护等村干部背着柳园村村民擅自仅以2000元发包给赤水村民李吓关。其中村民郭文炳1989年一家仨劳力勤劳近六个月,开垦6亩多山地种植330棵正直旺产期的梨树被毁,向对方索赔被拒绝,理由:柳园村收了我的钱把山承包给我了,你们要赔偿去找村里。去找村里又不予理睬。同时被毁灭的还有村民郭清飘500株橘子树、郭振誉200棵梨树、郭清忠400棵梨树、郭忠良200多棵梨树仅果树一项给村民造成的损失就有十多万元,多次向支部书记请求处理被搪塞、推诿。

三十多年来柳园村有多少山林被发包?山地被出卖?承包山林出卖林地收入有多少?村民全然不知,但仨被举报人滥用权力发包山林而导致滥砍滥伐破坏林业问题十分严重,以前柳园村山高林密“而今四处是荒山”(见下图04)这些问题难道不值得被举报人西苑乡党委政府、仙游县林业局乃至现有线的领导们反省?!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柳园村 2010年上级党委政府的 “造福工程”76套安居房,村两委一班人勾结,出售“造福工程”房子,从中营利。剩余的都“造福”了村支部书记及其亲属,原仙游县人大副主任郭某环(现任村党支书记的叔叔)用其亲戚的名义侵占10个店面。外村人陈某某等人(因逃避计生落户柳园村)竟然无条件地享受了“造福”房三套。而柳园村真正需要造福的人村官们给设置一道无法逾越的“槛”,让我等村民只能望“造福”兴叹,“造福工程”究竟为谁“造福”?因群众举报反映造福工程没有按照上级精神安置柳园村村民,违规安置外来三户人口等问题,2015年10月16日西苑乡纪委书记在柳园村党员大会上宣布:对柳园村前任党支部书记郭新护等三人,的党内记过处分意见。对此,举报人之一郭金河当即质询我们反映的其他问题处理了没有?许洪周回答说:“没有。”郭金河要求看看处理文件被拒绝,郭金河不解,向我们党员通报处理决定的文件,为何不让看呢?乡纪委忌讳什么?郭金河随即表态:我们反映举报的其它比这大的问题都不处理,就处理这个问题这是避重就轻,我不同意处理意见。乡纪委书记许洪周说:柳园村群众动不动就告状……郭金河回应说:因为村官乱来,以权谋私,同为柳园村人村官有几千亩的山林权,我们村民一厘山地都没有,我们才告!

中国共产党、人民政府是真正为人民造福的,但因村干部等胡作非为及其上级一些官僚的不作为乱作为,而让众多村民享受不到共产党的福照。

柳园村村财村务何时有光照

郭玉清说:郭某统兄弟父子仨霸占村支部书记职务的三十余年,把持村党、政务,上级拨款修建水库、水利、自来水项目及扶贫救济、困难补助款等款项到底下拨多少?从来不公开公示,就以2013年为例,上级拨款18万元(据说是水利维修项目款具体数目有待核查)被村支部书记郭玉宇的亲叔叔郭某环(原县人大副主任)用于修建其房前的占地约一亩的埕地基及水坝(见下图05)群众反映后,有人为他辩护说,钱是他自己从上级争取来的。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西苑乡政府回复意见说:“郭玉宇家在柳园祠堂后面,左右后三面是山,前面是别人的房子根本没有水,不存在修水沟。2013年村委会根本没有一笔水利修建项目的款项。”郭金河说:照片上就是现村书记郭玉宇即其父郭某统叔叔郭某环、郭某护仨人的房子,乡政府在做出回复意见的时候怎么不问清楚呢?

涉及村财村务不公开的问题包片干部乡党委副书记颜某某还公然说:柳园村“每月十五日财务公开”。郭金河说:柳园村民从来都没见过柳园村的村财村务有主动的公开过,这笔18万元钱即使是郭某环争取的也是以柳园村的名义,也不能公款私用,尤其,非法占用农田近一亩事实清楚,对此,乡政府又怎能回避盲知呢?难道连保护农田的基本国策都不懂吗?这摆在面前的事实乡政府还要睁眼说瞎话,糊弄上级群众,看不见的问题那该怎么办?

而象以下一系列的??可以看出柳?村?部的?婪——

a、2003年暗祭底抽水蓄水库建设征用柳园村农田3.6亩,款项被村支部书记等人侵吞;赤水牛闸水库占地补偿款20多万,被私分。

b、2011-2014年以来柳园村道、拱桥、戏院村民自发集资修建,却成了现任村官向上级邀功领赏的资本。因此拿到的拨款都落入私囊。

c、2015年6月份挂职村支部书记从上级争取到一笔20万元的拨款,郭玉宇的堂叔郭新祥负责修理二条合计约10米长60公分宽的小水坝(见下图06)和在一条村民集资修筑好的水坝上加盖一层约6厘米厚的水泥二十多万就落入其腰包,修筑这二条水坝有什么用途呢?其目的不外乎以项目为名骗取财政拨款而中饱私囊,难怪郭新祥还在村里人前炫耀,有权力就好,嘴巴动动就有大笔的钱用。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d、村村通公路拓宽指标,上级二次拨款被村干部私分;

e、一九九八年柳园村至九尾隔公路工程由村民郭玉会等人垫资建设,至今尚欠郭玉会工程款5万多元(见证据03),而上级拨付的工程款被瓜分。郭玉会因此欠债累累。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仙游县柳园村农民:我们的山林土地哪里去了?

f、牛肚溪约一亩田地平整上级拨款150,000.00元,村官做做摸样,这笔款就被他们给私分。

而类似的列子举不胜举,柳元村什么时候才有公开透明的村财村务?

上级转办的举报材料乡纪委给被举报人看

2015年7月郭金河向福建省第三巡视组及莆田市、仙游县纪委等有关部门反映柳园村隔头顶涉及到326人的人口责任山400亩阔叶林木被出卖(村官讲“转包”),所得款项36万元被侵占及反映乡党委副书记、原乡纪委书记、包片干部颜某飞瞒上欺下,弄虚作假包庇、违纪违规的一系列问题,仙游县纪委总是把问题踢给西苑乡纪委,其结果导致问题更纠结如:

11月4日举报人代表郭金河接到一知情人的电话说:昨天(3日)晚上苏某雄(西苑乡纪委副书记、信访办主任)在和几个村干部及颜某飞(被举报人)喝酒的时候,把你向上级举报的材料拿给颜某飞及其他人看。郭金河听后半疑半信,11月5日上午向仙游县纪委办公室打电话询问,举报问题的进展,接电话的纪委工作人员(女性)说:你举报的材料已经转到西苑乡纪委副书记苏朝阳处理了。这样印证昨晚电话所说问题的真实性!郭金河当即质询:我们举报的材料他(苏朝阳)怎么能拿给被举报人看呢?这是不守纪律,不讲规矩……话没说完,她就把电话给撂了!

村官把林权证返还村民当作群众停止控告的筹码

2015年7月18日柳园村支部换届选举,现任村支书对郭金河说,你们要林权证我可以从我的户头下把林权证分拨给你们,但前提条件是你要和我签订协议。郭金河说要签三百多人一起签。回应说:不行只能签一百一十五人。郭金河想林权证返还村民是无条件的,要我签协议放弃反映问题的权力,那是对信任我的乡亲们的背叛,于是断然拒绝了。因对村官违法侵权的问题举报长期反映无果,7月份郭金河他们给笔者提供材料,9月23日记者重访柳园村很有感触:

柳园有山几万亩,都被村官给霸占。

山民难得有寸山,村财村务被雾霾。

昔日柳园林茂密,而今四处是荒山。

卅载维权不见光,何时深山有晴天?

严格说这只能是打油诗,但却是柳园村的真实写照!

最近郭金河、郭玉清等人受柳园村维权村民委托向中纪委、监察部实名举报村官违法侵权及包片干部、县林业局及其有关部门不作为乱作为涉嫌包庇、渎职等问题,他们呼吁:有关部门别把问题当球踢,让我们真正维权有靠山、生活有靠山!

11月20日笔者想去走访仙游县林业局、西苑乡等有关部门对柳园村的问题进行核实。但仙游县林业局(2012)17号、[2015]17号二份公文和西苑乡政府的《回复意见》让作者打消了走访的念头,权力一旦和利益媾合衍生的一定是虚假!

责任编辑:GXNC001
相关阅读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