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舆情 > 调查 > 正文

怀仁县民办“汇文学校”产权之争

文章导读:汇文学校外景本刊记者 郑荣昌怀仁县是山西省教育强县之一,办有各类学校130多所,其中民办学校32所。民办学校大都规模大,师资力量强,设施全而新,吸引了该县三分之二的学生。然而,由于法治环境还不够完善,办

\

汇文学校外景

本刊记者 郑荣昌

怀仁县是山西省教育强县之一,办有各类学校130多所,其中民办学校32所。民办学校大都规模大,师资力量强,设施全而新,吸引了该县三分之二的学生。然而,由于法治环境还不够完善,办学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记者注意到了怀仁汇文学校的股权纠纷案。

\

怀仁县标志性建筑

独揽大权成为大股东?

根据学校现任领导赵明的介绍,该校合作办校的经过是这样的——

2008年元月23日,怀仁县人鲍吉祥与赵明、刘保安、沈万福、周日斌共5位新老朋友在云隆大酒店签订了《筹建怀仁县第十一小学(后改名为汇文学校)的合作意向书》(简称合作意向书)。

合作意向书规定,5人共出资850万元(赵明550万,刘宝安100万,鲍吉祥100万,沈万福100万。周日斌地上建筑物折价100万元)。成立校董事会,董事长由赵明担任。鲍吉祥负责后勤管理。每月月底召开董事会例会,所有票据由董事长审批方可报账。

之后,只有赵明的495万元、沈万福的100万元和周日斌折抵100万元的地上建筑物到位。那时的鲍吉祥有想法,没有资金,但说服了一些人投资入股。

2008年秋天,学校建成并招生,改名汇文学校。

学校刚建成,赵明就因处理其他意外发生的问题而无力管理学校。他说,鲍吉祥乘机以假发票冲账方式侵占学校大量资金,其中100万变成了他的“投资”。

很快,沈万福发觉鲍吉祥“不规矩”,撤资离开。稍后,鲍吉祥以“资金未到位”为由将刘宝安逼走。不久,穷于应付校外事务的赵明提议周日斌与鲍吉祥共管财务。然而,没过多久,鲍吉祥又将周日斌逼走。

于是,原来的合伙人,除了赵明,只剩下鲍吉祥一个。自此,鲍更加大胆地侵占学校资产,并将学校的收入、支出通过其“个人银行卡”进出。至2012年年底,其个人“投资”也莫名其妙地增加到500万元。

同样至2012年年底,赵明的实际投资累计达到1165万元,加上学费收入、其他股东的追加投入以及借款,应该说,学校的进账不少了。奇怪的是,学校却负债累累,包括拖欠教师4个月工资,导致部分老师罢教,部分学生家长上访。

赵明再次追加投资,才使学校正常运转。然后,赵明委派了财务总监。

可怕的审计结论

财务总监到任后,对学校财务进行自查,发现2008年建校期间无账等问题,便向县公安局报案。公安机关立案后,原会计武志霞交出缺失的账目,交待鲍吉祥侵占12.5万元。公安机关还发现鲍吉祥侵占学校利益的其他事实。

2013年4月9日,公安机关以涉嫌侵占罪将鲍吉祥逮捕。随之,学校将鲍开除。

鲍吉祥归案后,承认一部分犯罪事实,如承认建校期间侵占学校现金57.3万元,还表示愿意将100万元所谓“投资”退还学校。为此,公安机关于 2013 年5 月3 日为他办理了取保候审。这些事实,有公安机关的拘留证以及鲍吉祥自己在公安机关书写的保证书为证。

为进一步查清真相,学校又聘请第三方山西省三隆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09年1月至2012年12月负责学校经营管理期间的财务收支状况进行了审计。记者从中看到——

1.2009年至2012年12月,学校学籍资料反映学费收入合计为4659.84万元,财务账面实际反映学费收入4431.64万元,未入账228.2万元……

2.未依法在银行设立单位基本账户,除税票外全部白条,出纳只记账不管钱,学校收入全部在个人卡上,“自制、自批、自报”白条,侵占学校资产。如2010年4月1日、2日自制白条现金支付业务费各20万元,2011年7月15日自制白条现金支付招待费20万元……

3.鲍吉祥与他聘用的副校长麻峥荣(女)任意报销“旅差费”、“招待费”,如2011年报销招待费32.63万元,小汽车费用8.86万元,2012年报销招待费12.08万元,小汽车费用9.64万元……

4.学校大额支出锅炉燃煤、校车接送、伙食三项耗资增加异常。如燃煤支出,在取暖面积不变、价格增长有限的情况下2009年耗资528182.6元,2010年耗资952303.1元,2011年全年燃煤1090204.4 元,2012年耗资906412.4元……

根据这份审计报告,学校再次向怀仁县公安局报案。

公权机关不作为?

采访中,该校对县公安局的意见主要集中在三件事上——

一是,没有查清楚案情就把鲍吉祥放了。在鲍吉祥取保候审的近四年中,学校不断向公安机关提供新的证据,包括提供上述审计报告,公安机关始终没有采取新的行动,致使鲍案至今没有结论,鲍至今逍遥。

二是,取保候审期间的鲍吉祥对赵明、张春梅等人进行人身攻击和造谣诽谤,包括在一些比较知名的网站上发布这类文章。学校就此报案后,未见公安机关处理。

三是,取保候审期间的鲍吉祥带领他人,携带凶器,随意出入学校的办公室、教室、食堂、幼儿园,扰乱教学秩序,制造心理恐慌。还撬门进入学校财务总监办公室,导致15万元现金至今下落不明。

该校还对工商部门表示不满,认为工商部门没有严格把关。如,鲍吉祥没有提供股东大会的授权文件,工商部门就将鲍吉祥登记为汇文学校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为其进一步侵占学校资产提供了方便。而且,众股东发现后,持真实的资料和公章到该局,依法要求更改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工商部分不予办理。

该校还对县法院表示不满。理由是,花圃业主杨玉官诉汇文学校拖欠其校园绿化费一案,鲍在任时已全部付清原告主张的11万元校园绿化费,鲍被开除后,原告重复要求学校支付该绿化费并增加了数额,法院竟作出(2015)怀民重初字第6号判决,支持原告的要求。

鲍吉祥自己怎么说

记者试图采访政府部门和司法部门,通过“顺丰快递”给县委宣传部寄去盖有杂志社公章、含有联系电话的采访函。可是,该部收到采访函20多天,未予答复。

记者主动联系该部也遇到怪事:后面接电话的人总是否认前面接电话的人说“我部没有姓李的”,“我部没有姓周的”……好不容易遇到一位愿意说出自己全名的,又总是说“领导没有授权回复”或“找不到领导”。

记者虽然没有找到鲍吉祥,却从《三晋都市报》的报道中看到鲍吉祥对本案的描述。其中,除了对公安部门“错误立案、逼供诱供”的叫屈,还有对自己早期(即与赵明等人合作之前)办校情况的描述。摘录如下——

“唉,开始办学的艰辛就不说了!从选址、买地到基础的土建工程,一年多时间,我和我弟的150万元,再加上我随时垫进去的钱,二三百万元看着就没了。2008年初,我有了吸股融资的念头,这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山阴县煤老板赵明愿意出大价钱参股,后来我又联系了4人入股。

2008年1月23日,我和赵明等6人签订了《筹建怀仁县第十一小学合作意向书》,确定我和赵明等4人组成学校董事会,董事长由赵明担任。同时确定我们共同投资850万元,其中赵明投资550万元,我们3位各投资100万元。到了那年7月底,大家所投的资金没有按约定足额到位,《意向书》也就流产了。

到了2009年,学校初具规模,我又联系了亲朋好友十几人参股办学。因为赵明不怎么到学校参加工作,所以2009年7月20日股东大会推选我做了董事长。说句良心话,赵明从2008年到2013年10月给学校投资累计达到1200万元,对汇文可谓是加薪添火,雪中送炭,功不可没。但除投资外,学校的事务基本不管。”

尾声

《三晋都市报》引述的这段鲍吉祥的话,似乎是说汇文学校的前身“十一小学”是鲍吉祥同他的兄弟创立的。

但是,记者仔细看了合作意向书,里面没有提到鲍吉祥有前期投入,倒是写着“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周日斌享有100万股报酬,永不变更”。另外,鲍吉祥自己在公安机关承认了不少犯罪事实,并承认投资100万元并无凭据。

从法律角度讲,即便存在股权纠纷,也应该采用民事诉讼的方法,而不是采用用侵占等犯法的方式去解决。

责任编辑:GXNC001
相关阅读
关键词:汇文 怀仁县 产权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