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参要网

首页 > 舆情 > 调查 > 正文

沈阳被强拆者维权九年无果屡遭“逗你玩儿”

文章导读: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沈阳细河经济区(后归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执法大队的金明、李刚等人,就以拆违的名义将我合法的大棚等生产设施强行毁掉,还抢走我价值1千余万元的物资,我依法维权长达9年,开发区领导换了

“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沈阳细河经济区(后归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执法大队的金明、李刚等人,就以拆违的名义将我合法的大棚等生产设施强行毁掉,还抢走我价值1千余万元的物资,我依法维权长达9年,开发区领导换了3茬、工作组也成立了4个,都因官员们的一再失言一再推诿而把问题拖到了今天!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通过抢建、抢栽等弄虚作假手段很快就骗到国家巨额征地补偿款的大有人在,而理应得到依法补偿的我为什么这么艰难?已经重病缠身的我还能等到问题解决的那一天吗?!”2015年12月14日,接到沈阳市兴旺隆养殖场和兴旺隆苗木繁育基地法定代表人崔承浩投诉的记者,赶到了事发地进行调查。

被毁的养殖场和苗木基地

汽车从沈阳北站行驶了40多公里,来到了兴旺隆养殖场。

拄着拐棍等在那里的62岁的崔承浩满面愁容,他手指已经被毁的养殖场,介绍了自己和养殖场,以及苗木基地的过去。

\

崔承浩在被毁的苗木基地上讲述过去9年的往事

1980年,崔承浩退伍回乡开始在于洪区大青乡从事养殖业,是全乡的养殖、种植大户。2005年1月原经营场所被政府征用,企业被迫搬迁至大潘镇马贝村(后被划归铁西区,大潘镇改为大潘街道,直接隶属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

“从2005年4月开始,我和马贝村村民在双方自愿、有偿的前提下,经村委会同意(村镇两级政府盖章)陆续流转了种植地(旱田)、养殖地(有养殖合同)和养鱼池,共计约738亩。”说着,崔承浩向记者展示了相关的合同。

“当时于洪区委、区政府大力鼓励、支持发展设施农业和养殖业,因此,在不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前提下,至2006年8月前,我共计投入3800多万元!”崔承浩称:“我修建温室约2.5万平米、暖棚约3.7万平米、养殖房和看护房约2万平米、冷棚约28万平米、水池约3万平米,并栽种了大量果树和苗木,其中葡萄树约6万多棵、果树约21万多棵、果树苗约1430万多棵,葡萄苗约275万多棵。”

从养殖基地开车走了10多分钟,记者来到了一大片被连根拔起的树木前,崔承浩脸色阴沉地告诉记者,这就是他的苗木基地,当初的苗木,已经被毁80%以上。“细河经济区执法大队的违法强拆给我造成的损失,数以亿计!”崔承浩称。

强拆:“没有履行任何法定程序!

“2006年9月,我公司的生产正热火朝天地进行着的时候,沈阳市细河经济区成立了。没过几天,他们就开始拆迁征地,黄士硕副主任主抓此项业务。” 崔承浩称:“没有公示没有评估没有订立协议更没有拆迁许可证,连事先通知都没有!10月20日,细河经济区执法大队的大队长金明、中队长李刚带领五六百人,开着100多辆汽车、挖沟机等,突然闯到了苗木场、养殖场就要强拆!”

“公司管理人员卞秀峰向他们索要执法手续,没人理会,李刚反而问他养殖房有没有房证水井有没有井证。我们的养殖房怎么可能有房证?如果有就违法了!可李刚说,没有就拆,金明把手一挥强横高喊‘别跟他们废话,只要是兴旺隆养殖场的东西全部拆除!’铲车随即轰隆而至就开始毁大棚、养殖房等生产设施。”崔承浩将光盘递给记者说:“这是我们当时录像刻的光盘。”

“你们阻拦了吗?”对于记者这样的提问,崔承浩回答:“我让卞秀峰等员工别硬性阻拦,因为在2个月前强拆马贝村南一个大棚时阻拦他们强拆的男主人的腿被打断了。”

\

崔承浩告诉记者,此图即为他们拍摄到的细河经济区执法大队抢装铁管子等物资的场面

“持续到12月的违法强拆,给我带来了灭顶之灾:我的养殖场和苗木基地毁了!31.7万平米的冷暖棚、2.5万平米的温室、约2万平米的养殖房和看护房彻底被毁;约3万平米的养殖池和约3000万尾观赏鱼彻底被毁;21万多棵果树和1430万多棵果树苗,以及6万多棵葡萄树和275万多棵葡萄苗半数被毁!”崔承浩称:“面对这样的局面,我的心碎了。”

“金明还指挥李刚带人强行拉走我公司价值千万元的大棚架子、铁管和大量红砖等。”崔承浩告诉记者:“这些物资,有一部分被他们变卖,还有一部分大棚架子等物资被拉到了距离马贝村10里的西古村某厂房内进行修理,重新利用,抢建大棚,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

“这是他们强抢物资的光盘!”说着,崔承浩把光盘递给了记者。

崔承浩关于强拆过程的说法,与兴旺隆养殖场员工李金富、海春明等人的说法相符。

生存:很困窘

说起生存状态,崔承浩低下了头。

其侄子崔龙贤告诉记者:“我叔叔早已经把房子卖了还债,现在借住在别人家!我叔叔投入3800多万元搞的企业,被违法强拆后血本无归,他投入的钱有一部分来自民间借贷,现在根本无力偿还,可谓负债累累。”

\

崔龙贤在被毁的苗木基地反映相关情况

“有谁能知道我的心理压力有多大呢?有谁能知道我有多艰难呢?我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却无钱医治!”崔承浩看着记者说:“本来我想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现在变成了东躲西藏的老赖!”

据记者了解,陷入困境的不止崔承浩一人,他公司员工李金富、张吉元、海春明各被拖欠10多万元工资,他们有的只好借钱度日。

崔承浩的外债绝非小数,仅欠卓玉善一人就高达500多万元。而这些钱中的一部分是卓玉善借亲朋的,崔承浩无钱给她,她只好把房子卖了还债,全家租房子住。

“死不起,活着难!”卓玉善这样描述现状。

九年维权无果:“就是逗你玩儿!”

“他们违法毁掉了我的企业,还抢走了我的物资,我9年上访维权无果,被他们逗着玩了9年啊!”崔承浩称。

“你的上访有依据吗?”面对记者的问话,崔承浩将《辽宁申扬律师事务所关于崔承浩土地转租有关事宜的法律意见书》{辽沈律法字(2014)第(051501)号}递给了记者,并解释说:“这个意见书是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找的律师事务所做出的认定。”

记者看到该意见书的结论处有这样的表述:111份土地流转协议书是甲乙双方平等自愿基础上签署的,是双方真实意图的表达,且均盖有沈阳市于洪区大潘镇马贝村村委会印章,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该111份土地转租协议书合法有效。

“问题9年都得不到解决,是你的要求过分吗?”记者问。

“我的要求合法、合情、合理!”崔承浩称:“我要求开发区管委会对我公司地上附着物一次性彻底、全面核量,按照征地的补偿标准依法给予合理补偿;赔偿因开发区拖延推诿而没有及时解决问题造成的损失;按价赔偿当年抢走我公司的铁管、红砖等物资。这些过分吗?《土地法》第四十七条、沈政办发[2009]55号《关于农村集体土地征地补偿费用分配、使用和管理的意见》明确规定:被征收土地上的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按其价值和实际损失补偿给其所有者,有约定的从其约定。我有法律依据吧?而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有法不依,自定补偿标准,对地上物补偿数额一律按照每亩3万元标准执行,这连成本都不够,让我怎么接受?!”

“你都到了哪些部门?”记者问。

“我逐级无数次的到区、市、省及国家信访局等信访机关上访。”崔承浩称。

“有什么结果?”记者问。

“2008年7月12日,铁西区委书记大接访,李书记了解情况后,责成‘沈阳经济区’的相关领导妥善处理。黄士硕副主任接待了我,并多次承诺尽快解决,但都食了言。”

“2009年11月,我找到了铁西区李区长,将相关材料交给了他,一周后他让我把材料交给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守宇,他随后为我专门成立了由公检法人员组成的司法调查组,乔组长找我谈了话。他们到马贝村走访调查核实,遭到了原承包户的围攻。因此,在马贝村的调查长达8个月之久。”崔承浩称:“2010年7月,马贝村开始整体动迁,乔组长告诉我,我们的企业跟马贝村的动迁一起走,700多亩的地上物补偿一次性解决,我自以为磨难终于到头了,好日子要来了,开始两天非常兴奋!”

“但到了第三天,征地办二科王科长找我说,领导决定每亩定值3万元,有异议这钱就不能发放我,我一下子傻了!”崔承浩称:“缓过神我问他,是否有没有地上物都定值3万元,他说是。我的养殖房大棚投资那么大,连本钱都回不来啊,我不同意,要求依法核量,该给我什么就给我什么。王科长说需要向领导汇报,他让我等待。”

“过了20多天,我听说这钱竟然被发放给了原土地承包人。为了避免责任,他们还让原土地承包人写保证书,保证自己的土地没有外包过。这些人开始不敢写,也不敢领钱,他们就劝大家说‘都领就没有事儿了’,于是大家就写保证书领钱了。”崔承浩称:“就这样,该给我的钱被他们发给了别人。”

“为了毁灭证据,有人挖我的树苗,有人干脆放火烧了树苗,这又给我造成过亿元的损失,这次损失比2006年10月的违法强拆造成的损失还大!我上百次报案,也没人管。”崔承浩称:“我找到了征地办张伟主任去理论,他叫来王科长等人,他们都说不知道这事儿。他们又让我跟领走钱的村民打官司,我不同意。他们又让我去拆迁办要证明。我找到李绍明组长,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堆省纪委、国家信访局的批件,让我拿来这样的批件才给办。”

“我只能继续上访,国家信访局3次下达交办函到开发区,我们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崔承浩称:“2014年3月,我和侄子崔龙贤继续去国家信访局上访,回沈阳后我侄儿就被铁西区大青乡派出所带走了,我很气愤,我们依法上访,凭什么抓人?!我就又返回北京,想继续上访。”

“开发区公安分局年局长等领导找我,让我劝说我叔叔回沈阳,并一再承诺肯定解决问题。”崔龙贤称:“就这样我才有机会见到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黄士硕,他说一定给我们解决,承诺马上核量地上附着物,并先期支付我们投入的本金,同时也让我劝说我叔叔回来。”

“我侄子打电话把黄副主任的承诺告诉了我,我想黄士硕代表的是政府,他还是这么大的领导,不可能说话不算数,所以我就回沈阳了。”崔承浩称:“可是我回来后,他们就变脸了,我多次去找黄士硕,他的秘书都说他不在,我也多次找到李高等人,请求兑现承诺解决问题,他们说我的事情需要领导批示,黄士硕太忙要等待,我始终没有等来结果。”

“4月,中央巡视组来到了沈阳,我和我叔叔进行了登记,并预约5月9日谈话。”崔龙贤称:“之后,信访局李高局长就找到了我叔叔。”

“李高说他们5月9日开调度会,专门研究我的问题,如果我去找巡视组,他们就不管我的事儿了,我只好同意参加调度会,当然就错过了见巡视组的机会。”崔承浩称。

“调度会开了不到十分钟,黄士硕就走了。”崔龙贤称:“会议决定先从一部分开始丈量,会后也确实核量了一部分地上附着物,还让我叔叔在清单上签字,但之后就没下文了。”

“9年成立了4个工作组,我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听说还要成立第5个,他们这分明是要拖死我啊!”

2015年征地:依然失信

“2015年4月,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开始修建中德大街征我的果树地,他们又食言了,而我又因为相信他们而又被耍了!”崔承浩告诉记者。

“征地工作组负责人智全委派工作组成员李刚找到我们,这个李刚,就是当年违法强拆我公司的那个中队长李刚,但已高升为铁西区执法局副局长。”崔龙贤称:“李刚说,中德工业园是政府的大项目,占你们的地,不同意我就强拆!”

“中德大街项目涉及到我的地块面积约190余亩,他们说地上附着物补偿款已经发放给土地原承包人,不给予核量,我至今未得到补偿,就要求必须进行核量且写下承诺书承诺补偿日期,否则禁止施工。智全于是安排工作人员进行了核量,后经我同意推毁了中德大街两侧的果树苗木。”崔承浩称:“在我们的请求下,7月5日智全写下承诺书并签字,大潘街道办事处主任于洪利及开发区行政执法局书记王鸿斌也在承诺书上签字。”

\

由中德大街征地工作组负责人智全签字、由大潘街道办主任于洪利签字、加盖大潘街道办和和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公章的承诺书,但该承诺至今未兑现

记者向崔龙贤要过承诺书,见其有这样的内容:“保证在2015年10月1日前(对)中德大街涉及崔承浩的9个地块133,7亩地上物完成核实、认定、谈签工作,且补偿款到位;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按照现行铁西区征用集体土地地上物补偿标准执行。”

“现如今,中德大街项目已经完工,智全已由中德大街项目组负责人荣升为大潘街道办事处南区书记,可他与于洪利等代表政府对我们做出的承诺,却没有兑现!”崔龙贤称:“‘逗你玩儿’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

遭违法强拆者不止崔承浩

“在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遭到违法强拆违法征地的多了去了,不止我一家!”崔承浩称:“2014年12月,大青乡宁官村12户村民在没有签订补偿协议的情况下,就被西三环街道领导以及开发区联合执法局的人员,以谈签为名骗到小于村的空房内并非法拘禁数小时。在此期间,将他们的房子夷为平地。他们报警后,警察不出警,他们告到市公安局,相关的5人被行政拘留。”

\

崔承浩告诉记者,2014年12月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大清乡宁关村12户村民在没有签订补偿协议的情况下遭到了强拆

“违法征地违法强拆从细河经济区成立就开始了,到了沈阳经济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后的2013年前后达到高潮!”说着,知情人士刘军(化名)将《关于河北、大祝、李达三个村征地拆迁村民公决未通过的情况说明》交给了记者。

刘军告诉记者,这个情况说明是原任和现任大潘街道办领导李高(原任大潘街道办书记,现任开发区信访局局长)、赵文权(原任大潘街道办主任)等给铁西区领导的。他指着情况说明的下部说,这是李高、赵文权他们的联合签名。

该情况说明显示,截止2015年4月12日,大潘街道办大祝村、李达村谈签数未达到85%。

\

原任和现任大潘街道办领导李高(原任大潘街道办书记,现任开发区信访局局长)、赵文权(原任大潘街道办主任)等给铁西区领导出的说明显示,截止2015年4月12日,大潘街道办大祝村、李达村谈签数未达到85%,,而在此之前,对这两个村庄的征地早已完成

“尽管没有达到85%,但对这两个村庄的征地早已完成。”刘军称:“谁不服,就打谁!大祝村王玲的父亲、嫂子就在2013年9月17日因阻止违法强拆他家20亩大棚时,被赵文权带领的人打伤住院了。他们住院一年多都没出院。”

\

王玲的父亲被打伤住院1年多仍未出院

刘军又拿出另外一份材料交给记者,并说:这是一份李高、赵文权等人写给铁西区领导的信。

记者看到该材料有这样的内容:在管委会的坚强领导下,从2011年5月到2013年底,大潘街道全体干部、职工拼命工作,忘我工作,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担当精神完成了4000余户宅基地、养殖地、小企业,4000余户土地的谈签任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此大量的征地谈签任务,在全国也屈指可数。

“在这8000多户中,有很多人遭到了违法征地、违法强拆,王玲家只是一例,此前遭到违法强拆的崔承浩,当然也不是个案!”刘军称。

开发区工作人员:执法大队拆的千余户都上访,崔承浩的合同有效合法

“崔承浩承包了111户村民的土地,2006年10月,崔承浩承包的地上物大部分被细河经济区行政执法局联合执法大队给拆了。崔承浩上访,没人搭理他。省市都下过件儿,区领导也听过我们的多次汇报,都不了了之。”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作人员赵威(化名)称:“细河经济区有6个乡镇,联合执法大队拆了1000多户,都上访。咱们做了大量工作,也补偿了三四个村子,补偿标准相当低,主人有本地户口的暖棚每平米40元,像崔承浩这样非本村户口的减半。”

关于崔承浩的转租合同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赵威有他的看法:“我认为崔承浩的承包合同有效合法。”

赵威还说:“崔承浩上访非常理性,上访不闹,据说崔的外债很多,活不起了。”

关于每亩3万元的地上物补偿款的发放,赵威说,钱发给了原土地承包人,司法调查组的老乔进行了阻止,原土地承包人没资格要。

法学专家:定崔承浩的建筑为非法建筑缺法律依据,其经营行为合法,政府征地应依法补偿

《行政法》知名专家应松年(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导)、刘莘(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导)、张峰(中国政法大学研究院教授、硕导),就崔承浩拆迁补偿一案所涉及的法律问题进行了论证。

他们详细了解了案情,并审查了崔承浩企业的营业执照、企业资料查询卡、村委会同意土地承包流转的证明、四邻及村委会对地上物设施完工的证明、原地上物的影像资料、强拆现场的影像资料、种植地资料、养殖地资料等相关证据,对照原沈阳细河经济区2007年3月31日停耕令、沈阳细河经济区征用集体土地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等,形成了以下专家意见:

第一、崔承浩经营行为合法。工商营业执照表明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兴旺隆养殖场和沈阳市兴旺隆苗木繁育基地的经营范围,崔承浩系两企业法定代表人,在未证明其违法经营的大前提下,可以推定其经营行为合法。

第二、认定崔承浩在自己合法流转而来的承包土地上的建筑是“非法建筑”缺乏法律依据。崔的种植、养殖行为系正常的合法生产经营行为。

第三、从上述一、二的结论可以推出,崔承浩在大潘镇马贝村的经营行为具有合法性,政府征用该块土地,应当依法对崔承浩予以经济补偿。

\

此表为细河经济区执法局做出的核查登记表,崔承浩有合同的养殖地,被定性为耕地,此后,地上生产设施被毁掉

记者联系采访开发区管委会领导遭婉拒

就崔承浩的投诉,记者于12月17日上午9点10分许,来到了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大楼前,准备通过办公室联系采访黄士硕副主任,以进行核实。

刚要推门,记者就被一位老人的举动惊呆了:她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挥舞着马扎击打门柱和管委会的牌子。从她愤怒的话语中记者听出了一些眉目——她自称遭到了强拆。

亮明身份后,记者请门卫联系办公室相关人员。他让记者在门外等待,随后进入了大厅。这时,这位老人近身告诉记者,她叫朱培红,遭到了拆迁办的强拆。“我来了1000多次,你们也不让进!”说着,她就挥动马扎击打大门玻璃,将一扇玻璃击碎后,钻了进去。

在寒风中等了十分钟左右,仍无回复,记者要推门入内自己联系办公室相关人员,遭到了另外门卫的阻拦。他告诉记者,有人正在与办公室工作人员联系。他还让记者等待。

又在寒风中等了十分钟左右,依然无回复,记者再次推门,这名门卫喊来一位负责同志,她对记者此前想通过门卫联系办公室相关人员之事似乎一无所知。她重新接待记者,一切从头再来。听清记者的采访意图后,她拒绝为记者联系办公室的相关人员,她坚持让记者去铁西区政府找黄士硕副主任。

记者只好用了40多分钟打车赶到了铁西区政府,问清情况后,门卫把记者领到了办公室。一位李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出示记者证表明采访意图后,记者请他立即联系黄士硕副主任接受采访,他以采访领导须经宣传部批准为由婉拒了采访,记者只好无奈地离开。记者不免感慨:记者采访尚且如此,崔承浩的九年上访,怎一个“难”字了得?

依法行政是依法治国的核心要素,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的基石和灵魂,二者均为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

本刊将对崔承浩拆迁一案保持持续的关注。 (中国精英网 深度报道组)

责任编辑:GXNC001
相关阅读
关键词:沈阳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

文明社会,从理性发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