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 > 法制要闻 > 正文

长春中级法院程凤义院长疑纵容下属恶意拖延案件审理

来源:草根新闻网
2019-12-16 16:06:53
分享

前段时间《彩练新闻》网专门报道了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所采取的“速裁快审”改革措施,为此本人发文,就长春中院的“速裁快审”改革措施与程凤义院长进行了磋商与探讨,并列举了亲身遭遇加以说明,主要阐述处理大量积压案件其根本原因在于人的主观方面,必须从思想深处解决问题,把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严肃问责,方可避免那些故意拖延、司法腐败、违法操作、徇私枉法等行为的发生。我认为,从每一个司法工作人员在思想上彻底解决不敢腐的问题,才是解决案件积压的根本办法。我还注意到程凤义院长在贵院开展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等一系列的思想教育活动,这些都是为了提高公务人员的思想觉悟与水平,在思想上力争做到秉公办案,无私心杂念,当好公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起本人在长春中级法院的经历。程院长,你既然是贵院的领导,带领大家学习与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等系列思想教育,那为什么不把这种学习落到实际工作中呢?为什么对于下属所犯的错误不及时纠正呢?关于本人离婚上诉案被无限期拖延的问题,我已通过不同的渠道告知于你,信访处陈明哲处长也表示你会关注此事,可事到如今,还是丝毫没有进展。因此,本人有理由相信,根本的原因就在你这里。你明知下属不对,却对其所犯错误不及时纠正,那就是有意放任与纵容。本人甚至可以怀疑宫平法官所作的一切可能都是遵循你的指示而为。

一个简单的离婚上诉案,关于子女及财产无异议,所有法律程序早已走完,公告已确定的庭审被无故取消,案卷羁押在长春中级法院将近一年,开庭审理还是遥遥无期。就这一实例可见一般,还谈什么“速裁快审”,这就是纯粹的司法腐败!

本人的离婚案在长春市朝阳区法院被肖欣、刘春梅腐败之流恶搞了4年多后,我便上诉到长春中级法院,在长春中级法院经过了所有的法律程序,现在又快一年了,仍无消息。本人数次面见长春中院信访处陈明哲处长,可对方总是以在走程序之中来推委。我就不明白了,这是什么法律?那一条规定?何种法律程序需要拖至一年?这还是中国的法律吗?程凤义院长,你作为一院之长又是法律界的专家,咱们来共同看看你的下属宫平法官对于本人的离婚上诉案是如何履行法律程序的。

2019年2月,本人的离婚上诉案卷宗被送至长春中院。长春中院民二庭宫平法官拿到卷宗后,经过了3个月的阅卷,于2019年5月7日结束阅卷并同时开始公告,开庭时间确定为2019年7月9日上午9:00点,地点为长春中院31法庭(传票为证)。到此为止,开庭审理之前的法律程序已全部走完,只剩庭审。谁成想在7月8日,宫平却无故取消庭审,直至今日。这里任何人都会问为什么取消庭审?这也是本人的疑惑,我曾问过主审法官宫平,她无言以对,给出一些糊弄小孩的理由,极其牵强。当问到民二庭庭长及信访处时,都无法答复。今天借此问一下程院长,你们到底为什么把已经公告数月确定下来的庭审取消?至于案件本身的情况想必宫平法官早已通过3个月的阅卷了解的清清楚楚了,况且宫平与被告早有联系,法院也知道如何能联系上被告,如2019年8月21日上午9:00点,在长春中院35法庭,被告就亲自出席了开庭(庭审录像为证)。因此,宫平法官采用的所谓公告送达纯属欺骗原告,其实法官与被告之间肯定有阴谋,是企图用以公告送达的形式来拖延审理。法院无故取消庭审其目的是不可告人的,宫平法官明知被告有暴力倾向,却故意拖延审理,其险恶用心就是放任被告继续追杀原告,在此法院就是在变相地纵容犯罪。

所有这些情况,本人都已间接地告知过程院长,无论是挂号信、快递,还是信访处以及媒体曝光,想必院长大人早已知情,如若继续放纵下属的错误,那就意味着犯罪。为此,本人真诚地希望程院长能给出一个取消庭审的合法理由。

树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观念不应停留在口头上,“速裁快审”、“零距离接触”更不应该是作秀,嘴上说保持渠道畅通,可实际上却有意堵塞信息反馈或视而不见忽略之。

本人的离婚案在朝阳区法院被肖欣、刘春梅恶搞了4年多,第二次诉讼的裁决是2018年8月20日,本人即刻提起上诉,可刘春梅却羁押卷宗长达7个月之久。什么样的法律程序需要羁押卷宗7个月?这不就是拿着法律当儿戏吗?关于朝阳区法院这点丑事本人已忍耐4年了,她们那种徇私枉法,践踏法律的行为迟早会遭到报应和制裁的,这里就不多谈了。可恨的是本人上诉到了长春中院后,所发生的遭遇更是让人难以理解。已经公告确定的庭审却被无故取消,作为一级上诉法院,原告对法官的错误,竟反映无门或层层敷衍。当本人遵循着逐级反映而揭发主审法官的猫腻时,而得到的是麻木不仁,没有任何作用。得知有院长接待日时很高兴,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能如愿。无奈之下,我只能通过挂号信及快递等形式,想必程院长一定收到了。无论如何能把问题直接反映给院长,那一定是下面的层层机构解决不了的、解决不合理的或推诿不解决的,其实没人指望你给答复,只希望百忙之中给予一点关注,纠正下属的错误即可,因为本人已经数次向法院提出“即刻开庭”的要求了,可至今无答复。

程院长,作为一级上诉法院,这边喊着案件大量积压,采取措施“速裁快审”,那边却人为故意积压案件拖延审理;这边喊者“零距离接触”畅通渠道,那边却又堵塞信息反馈或视而不见,不回复不处理;这叫什么?这就叫做秀,这就叫阳奉阴违!反映了这么多次,对下属的错误作为领导不能及时纠正,那就是纵容,就意味着犯罪。为此,本人再次督促程院长认真审视宫平法官为什么无故取消该离婚上诉案的庭审问题,再次要求本人离婚上诉案应即刻开庭审理,或给予合理书面答复,对此,本人将拭目以待。

(2019)吉01民终字第817号原告:邢德坤

2019年12月16日

文章来源:草根新闻网 http://www.chinacgnews.com/news/?5742.html

编辑:刘川枫

分享
标签: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青法制网独家所有使用。未经中青法制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