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衡南县法院的离奇执行案:70万赌债成了1454万债务

时间:2021-10-12 15:12:00    来源:南方政法网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19年1月3日立案公布的执行信息显示,由衡南县人民法院立案执行的这起案件,当事人陈远志将被执行标的金额为1454万元。

然而对于这个“1454万元的债务”,陈远志很是费解,明明是一起以赌博为诈骗的70万虚假“赌债”,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千万债务!?对于这笔是非不明的“债务”,事实早在2010年,陈远志就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8年5月30日,一份由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向衡南县人民法院作出情况说明披露:2010年9月,陈远志向市公安局报案,以曾柏林、王臣君等人假借“地下六合彩”为名,欺诈其400余万元。市局领导高度重视,并指示刑侦支队迅速立案侦查。同年10月抓获曾柏林,曾柏林对以赌博设局诈骗钱财的事实供认不讳,随后被刑事拘留,并依法移送检察院起诉。但该案涉案人员并未全部到案,尚属于侦查阶段。由于陈远志多次上访反映,目前该案经市局领导多次指示,已由刑侦支队重启侦查。

而关于王臣君与陈远志、衡阳市兴泰典当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根据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3月20日作出的判决认定:陈远志于2009年4-7月期间,应案外人曾柏林(已判刑)之邀,从广州市回衡阳市,在所带资金被挥霍一空后,曾柏林先后介绍周应平、高健、刘吉伟、邓建红、王臣君等人借钱给陈远志购买地下“六合彩”。

2009年6月29日、同年7月20日、同年7月21日陈远志分别向王臣君出具《借条》“今借到兴泰典当行人民币共计叁拾叁万陆仟元(336000元),限2009年8月1日前归还(壹个月),以在兴泰典当行抵押的酃湖47号房产担保。

法院认定,王臣君明知上述事实,仍高利借贷给陈远志,故本案有违法犯罪嫌疑,并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陈远志表示,这起十多年前的团伙赌博诈骗案,为什么相关嫌疑人迟迟未能落网,就是由于当时谢先进(原市公安局副局长)、郭三平(原刑侦支队长)充当他们的背后保护伞,放走主犯王臣君等人,因故仍未结案,所以才造成了70万元的虚假赌债变成1454万元。当年,他受到曾伯林等人的引诱、欺骗,进行地下六合彩赌博。而事实,就连这个六合彩赌博都是子虚乌有的骗局。

在一份由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落款于2010年11月25日关于“曾柏林涉嫌赌博案的综合材料”里可以看到,曾柏林曾供述:将陈远志从广东喊回衡阳后,每日提供并让其吸食毒品,从事地下六合彩赌博,在得到信任后,趁陈远志吸毒头脑不清晰时进行买码,多数情况下陈远志买码的码单,他根本就没有报出去,而是私吞了。在陈远志将自己所带现金全部输完之后,曾柏林介绍王臣君等人向他提供所谓的赌博资金,这些人以同样的手段,操纵结果或者是欺骗的方式来诈骗钱财。而这些所谓的借钱赌资,根本就从未拿到手过,以至于在很短的时间内,陈远志就被骗写下了600多万的欠条,其中的70万元就是王臣君伙同谢宗廷假借兴泰典当行的名义要求其写的。

陈远志介绍,谢宗廷、王臣君等人如此大费周章,说到底就是觊觎这起虚假赌债中的抵押物:酃湖47号的房产(市政府红线内拆迁房)。而如今这个价值三千万元的房产,却被恶意评估为928万元,即将面临被衡南县人民法院执行拍卖的风险。

2011年6月15日,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向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发去一份函件,该份函件内容证实,珠晖区人民法院受理的王臣君、高健、邓建红等人诉陈远志民间借贷纠纷与衡阳市公安局侦办的犯罪嫌疑人曾柏林诈骗罪、赌博罪属于同一事实。经犯罪嫌疑人曾柏林的供述,受害人陈远志在没有现金买地下六合彩赌博的情况下,曾柏林先后介绍周应平、高健、王臣君等放高利贷的人认识,让陈远志从以上人员手中以高利贷形式借款买地下六合彩。根据省高院、省公安厅下发的《关于办理“六合彩”等刑事案件使用法律若干意见(试行)》的规定,以上人员行为已涉嫌犯罪。

衡阳市珠晖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下发(2018)湘0405民再6号、2018)湘0405民再8号、2018)湘0405民再5号、2018)湘0405民再9号民事裁定书,对王臣君、邓建红、高健起诉陈远志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予以裁定,认定在从事“地下六合彩”的赌博活动下,以高利借贷给陈远志,有违法犯罪嫌疑,因此撤销相关民事判决,驳回起诉,并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2020年3月2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王臣君等三人提起的上诉进行终审裁定,维持原裁定,驳回上诉。

2020年9月14日,衡南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衡阳兴泰典当有限公司与陈远志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裁定执行陈远志名下坐落于衡阳市珠晖区酃湖47号的房产,并对房屋进行了价格评估。在同年11月9日,衡南县人民法院收到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关于曾柏林、王臣君等人涉嫌赌博案的侦查情况说明,提出陈远志报案称被曾柏林、王臣君等人以地下六合彩赌博刑事诈骗400余万。同时提供了衡阳市中级人民(2020)湘04民再15号民事裁定书,以证明其当时出具给衡阳兴泰典当有限公司的借条上的借款属于接王臣君购买地下六合彩的涉案款。2020年11月25日,衡南县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终结该案件的执行。

陈远志表示,王臣君和谢宗廷等人知道所写下的欠条并不合法,于是就想通过仲裁的形式来使这份欠条合法化,利用法律来逼迫我来偿还我并不曾拿到手的70万元.期间仲裁委在没有查明真相的情况之下裁决要求我返还70万元,并支付高额利息,并且利息的计算方式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该笔赌资的所谓本金不过70万元,而到2019年执行之时竟然变成了一千四百多万元之多(现在全算近2000万元),其利息之高前所未闻。从仲裁裁决中可以看出,该笔赌资的月息高达3.12%,这明显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属于高利贷,且利滚利。

而根据银发(2003)251号文件,《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人民币贷款利率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计算罚息、复息适应对象是中国人民一行各分行、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并不适用于典当行业,且计算复息只是针对罚息而设置的。

而关于这笔不清不楚的债务,从原本就不存在的70万虚假赌债“历经波折”,先后从2019年法院的执行标的1454万元,到2021年762万元,尽管这笔不明不白的债务尽管在“打折”,然而被掩盖的真相是不能被打折的。目前该案在衡阳市人大接到申诉后,已要求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立案。而,相关涉嫌诈骗赌博的涉案人员,除曾柏林外,其他人员至今仍未到案!

编辑:李辉

   免责声明:中新法治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新法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新法治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