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实名举报

时间:2021-10-12 12:59:38    来源:绍兴头条网    

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洪星不但被王德青限制人身自由两个多月,致使身体健康遭受严重损害导致死亡。王德青、肖峰、段光伟、史淑敏、王红艳、张绍亮等黑恶势力以虚假诉讼为手段对企业和股东赵海军实施巨额诈骗;造成企业濒临破产,请领导给予关注并予批示成立专案组给予查处,为民营企业做主的紧急情况反映

尊敬的中央巡视第二组和各级党政司法领导你们好:

我是河北省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海军,男,1978年4月22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沙城镇东堡街新村66号。联系电话:15324139999。

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洪星不但被王德青限制人身自由两个多月,致使身体健康遭受严重损害导致死亡。而且死后企业遭受王德青、肖峰、段光伟、史淑敏、王红艳、张绍亮等黑恶势力的虚假诉讼,企业损失巨大濒临破产;请求领导百忙中给予高度关注,并予批示成立专案组给予查处,给民营企业做主的紧急情况反映。急救民营企业于水火!

为了说明事实,现将几起恶性案件情况简要介绍如下:一、河北省廊坊市王德青等人长期在民间非法经营高利贷,对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故法定代表人王洪星生前限制人身自由长达两个多月,王洪星因身心受折磨得重病抢救无效死亡。王洪星生前还被王德青威逼出具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王德青之间¥220万元的虚假借据和房产担保及以物抵顶协议,王德青依此手续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实施诈骗。

(一)逼死王洪星的主要经过

王洪星同胞弟王洪月在2019年6月19日《关于王德青非法放贷及使用非法手段讨债举报材料》中言到:被举报人王德青多年以来伙同王克兵等人以出借资金为名,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名义为正常借款,实为违法放高利贷,利息高达月息0.06元,甚至个别案例高达0.1元;以此牟取暴利;并采取软暴力等违法形式讨债。具体表现为限制债务人的人身自由,出资雇佣社会势力人员堵截债务人及中间人。

在2014年经王克兵介绍,王德青与罗江利和王洪星认识,经洽谈达成借款协议,借款金额为¥60万元,借款人为罗江利,担保人为王洪星;此款项转入罗江利的妻子吴锐卡中。交易成功后,借款人罗江利每月按0.06元/月的利息支付给王德青,具体支付的时间、金额不详,后由于借款人无力偿还此等高额的利息及本金,承受不了出借人的重大压力,采取了躲债的形式离开了本地,电话等所有联系方式全部改变,再也无法取得联系,致使出借人不能收回理想中的利润,王德青即将此债务转嫁到给了王洪星,包括借款本金及利息。

之后由于王洪星的资金周转也出现问题又与王德青发生了借贷关系。金额大概为¥20万元,利息也按照约定的¥0.06元/月付了一段时间。在无力支付高额利息的情况下,王德青等人胁迫王洪星将产生的利息再出具借款收条,一并计入本金再行收取利息,采取了利滚利的计取方式。故借款只有收款手续,并无转款记录。之后王德青等人见王洪星实在是无力偿还本金及利息,又胁迫王洪星利用职务便利将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为担保人,实行以物抵债的形式来支持他们的违法行为,并胁迫王洪星重新出具了伪造的借款手续。以便向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主张权利,达到他们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了达到此目的王德青贴身跟随、限制王洪星人身自由达一个多月之久。地点在廊坊市广阳区的鼎兴公寓A座903室或者宾馆。在此期间王德青每天负责看守,限制其出入自由,在王德青本人有事外出时王德青就让自己的女婿或者其他人代替看守。在此期间内王德青还胁迫王洪星到河北省张家口市康保县的工地两次,两次均为王德青本人开自己的车胁迫王洪星及司机等人前往。事情处理不顺利还存在撕扯现象,此事均有本公司的施工现场人员亲眼目睹。由于办理的事情未能顺利完成,王德青将王洪星再次胁迫回到廊坊的住所。在王洪星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期间,相关人员及本举报人均与王洪星通过话,王洪星均表示行动不自由,说话不方便,回头再联系。而且在人身自由受到控制期间,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赵海军(现法定代表人)和被害人王洪星通话时,发现他身体不适,咳嗽不止,赵海军劝王洪星抓紧到医院进行治疗,王洪星明确表示行动不自由,身边有人看守不让走。因为王洪星身体最近都不好,属于高危病人。身体不适时应及时到院治疗,在王德青对王洪星限制自由期间,王洪星也向其提出身体不适需要到医院就诊的要求,但王德青一直置之不理,敢误了王洪星最佳治疗时间。此行为一直持续到2018年8月。据相关人员说王德青伙同王克兵和王洪星共同做局,欺骗刘志武借钱给王洪星,实际借款金额大约¥20万元,但他们对刘志武及外界人士声称¥40万元,实际为王洪星给出具借款手续,并签订虚假的购房合同,制造虚假的转账手续,实际只是王德青将款项代王克兵走下账而已,王克兵本身并没有借钱给王洪星,但王洪星要给王德青出具借款手续,无形中又加大了借款数额,但借款已还给了王德青,并且在刘志武处骗取的借款中归还了王德青借款总额中的¥10万元,还款后王德青等人才允许王洪星回到北京的家里(此类借款及还款的手续王德青并未归还王洪星,商定待王洪星回廊坊时再办理手续)回家后王洪星就住进了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医院,经检查由于长期咳嗽未及时治疗造成肺部积水,心脏衰竭,直至2018年10月13日晚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德青对王洪星所做的违法事实,原王洪星的司机赵金龙亲眼看见,并大多时间都在现场,可以作为证人说明事实。

(二)王德青依据上述所述的虚假债务材料,分别向廊坊市广阳区法院和张家口康保法院提起¥50万元和¥170万元的虚假诉讼实施诈骗。

王德青利用原法定代表人王洪星死亡之前,掌握廊坊市中科建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章的机会,逼迫王洪星签订债权债务凭证都加盖着公司公章,涉及的金额共计¥220多万元;其中¥170万元是以廊坊市中科建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康保波茨坦公馆5套房签订的以房抵账借款协议。

在王洪星死后王德青向康保法院起诉:其中的¥50多万元是以民间借贷为由在廊坊广阳区法院起诉。共计涉案¥220多万元。

按王德青的法庭陈述是分20多次出借,时间跨度3年左右。因为王洪星已经死亡,借款的真相归根到底是被控告人“套路贷”,没一分钱进入廊坊市中科建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账户,也没银行转账记录证明进入了王洪星本人账户。

在没有一分钱进入控告人账户,也没银行转账记录证明进入王洪星账户的情形下,20多次借贷涉及¥220多万元都是现金不符合交易习惯。接日生经验法则,可是王德青竟然在本息没归还的情况下,继续出借款项,且达到20多次,时间跨度三年,王德青在康保法院起诉时提交的他自己的银行取款记录上,把1万多元的金额变化也陈述为是控告人借款,廊坊市中科建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是房开公司,如果真是资金周转需要借贷,不至于单借一万多元,这些银行取款记录基本上都是存款进去再短时间取出,一看就是做的假的银行取款,王德青的行为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控告人借款事实,通过诉讼方式骗取廊坊市中科建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财物,金额巨大,已经完全符合虚假诉讼罪的构成要件。

非常遗憾的是,无论廊坊市广阳区法院还是张家口市康保法院面对铁的事实和证据,不但没有正视王德青通过法院实施巨额诈骗的虚假诉讼行为,违背最高法院审理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立法目的,迳作出支持王德青以诈骗¥220万元为目的虚假诉讼,分别作出(2018)冀1003民初6032号判决和(2018)冀0723民初1147号判决,廊坊市中科建业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服,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作出(2019)冀10民终3427号和(2020)冀07民终252号判决,最终使王德青的诈骗行为彻底披上合法的外衣,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和人民政权的专政工具,由于执法者的渎职,摇身一变,成了诈骗分子实施诈骗的工具,人民可怎么活?私营的小微企业可怎么过?

二、段光伟涉嫌非法经营金融业务实施套路贷和虚假诉讼

职业放贷者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落垡镇路营村民段光伟(男、1978年11月15日生,汉族),利用实施套路贷之机和已故我公司原法人私下订立的房屋买卖合同,进行虚假诉讼。

据事后多方了解,在王洪星去世前的2018年1月份,由于王洪星个人资金出现问题,王洪星通过介绍人介绍结识了职业放贷人段光伟,双方建立了个人借贷关系,王洪星向段光伟借款金额为人民币50万元整,月利息七分,每月的利息金额为35000元人民币整,利息为每月上(砍头息不应计入实际借款数额)付息,高于银行利息的二十倍以上。办理借款手续时,段光伟要求王洪星以已禁止使用的购房合同样本并以公司名义签订,远远低于房屋市场价格(实际价格在150万元以上)的房屋买卖合同。2018年1月22号,段光伟将所谓的购房款转入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公司基本账户(基本账户每月划税用,项目款项进入项目账户,不划入基本账户)后,随即一次性支付三个月的利息,金额为105000元,此款转入段光伟指定的赵广旺的个人账户,实际收到的借款金额为395000元整。

之后每月王洪星付给段光伟借款利息35000元转入段光伟、张向东名下,王洪星有时通过自己账户打款,有时将款转入王洪星姑姑王克梅名下再转入段光伟名下。此款支付行为一直延续到2018年10月13日,借款人王洪星经抢救无效去世,不能再支付利息。前后支付9个多月利息,总计32万元左右。段光伟的借款进入我公司账户和转出账户公司,其他公司股东的均不知道,公司更没有使用过此款投资和收益。

王洪星去世后,段光伟以购买的房屋不能交付使用为由将康保县波茨坦公馆的三套涉案房屋查封并且起诉到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法院,要求将涉案的三套房屋交付使用。

廊坊市广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于2020年2月17日作出(2018)年冀1003民初6549号判决,枉法支持了段光伟的非法请求,现我公司已上诉到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期间我公司向法院和党政机关反映段光伟涉嫌虚假诉讼罪,引起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的关注,做出(2020年)冀10民代终2166号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广阳区法院重审。广阳区人民法院作出(2020)冀1003民初2880号民事判决,否定了买卖房屋合同的真实性。段光伟不服,上诉到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年9月28日开庭,待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组做出判决。

另外,我公司将段光伟涉嫌职业放贷非法从事非法经营活动等黑恶势力举报到廊坊市党政司法机关,廊坊市广阳区和安次区公安局公安机关正在深入调查。据悉,段光伟对公安的态度相当猖獗!

三、史淑敏、杨永彪虚假诉讼案

案件的真相如下:

此案件起因发生的背景时间大约在2013年,借款人为温州晋大建筑安装有限公司涿州分公司的罗江利,罗江利在承揽张家口宏康建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建筑施工工程过程中,由于罗江利的周转资金出现缺口,罗江利向杨永彪提出借款事宜,双方经多次协商确定了借贷关系,杨永彪答应给罗江利借款贰佰万元整,并约定利息按0.03元/月计算。

因杨永彪对罗江利的信任度不够,故要求由我公司的原法人王洪星作为担保人,出借人为杨永彪,并签订了三方协议。但签订协议的第二天杨永彪找到罗江利和王洪星,杨永彪称他作为国家公职人员,一个贫困县公职人员,一次性出借如此巨大金额的借款不适合,提出将原协议出借人改由杨水彪的女朋友史淑敏(顶名)。三方同意,便重新签订了借款协议。

罗江利收到款项并按照约定每月支付借款利息,具体支付时间及金额不详。后因罗江利无力支付高额的利息,即采用关机,拒接电话等方式躲避支付借款及利息,直至最终隐匿找不到人。过了一段时间后杨永彪找不到罗江利,就找到担保人王洪星向其索要利息及借款,并将罗江利所欠的利息大约20万元转嫁到王洪星名下,故连本带息一起找王洪星索要,无果!杨永彪通过康保法院将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怀来县建设银行公司保证金账户中的保证金60.00万元(陆拾万元整)扣走,归还了部分60万本金。

但上述借款并未转入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账户。

王洪星与杨永彪、罗江利订立担保借款合同,在主债务人没有偿还借款,没有经法院判决认定合同对公司产生法律效力的情况下,直接改由我公司承担224万借款并打借条并用我公司房产抵押并承诺到期不还借款抵押房产归杨永彪的行为,包括王洪星给杨永彪打20万利息行为,我公司股东一概不知。时间久了王洪星不能将借款及利息归还,故杨永彪假借史淑敏的名义,将王洪星诉至张家口市康保县人民法院。后经多次协商未果,由康保县人民法院作出河北省康保县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2015)康商初第39号调解书,由王洪星和我公司共同归还此款。因王洪星无力支付此巨额款项,杨永彪通过康保县法院,将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康保开发建设的康保波茨坦公馆项目中的十套住宅查封。具体过程为杨永彪、王洪星、史淑敏共同操作。具体事宜及金额公司的股东盖不知晓,后出借人申请进入了执行程序。期间王洪星因病去世。

公司的新法人及下属人员多次与杨水彪联系见面协调此事欲达成和解,但杨水彪均以出差、工作繁忙等理由推脱过去,始终未能见面。康保县人民法院执行庭工作人员出面组织公司人员与史淑敏见面协商。

我公司认为上述调解协议严重违法并侵犯了我公司的合法财产权益,因为:

(一)我公司没用200多万元的借款入账

经查2015年5月1日至今,申请人公司根本没有200百多万元的借款入公司账户,借款是原法定代表人王洪星个人问题,和申请人公司无关;

(二)我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洪星用我公司所有的“怀来县沙城镇星河湾7#B商业房屋四套抵偿本借款”的“抵押”行为,以我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股东根本不知情,依据《公司法》第16条和《担保法》40条的规定,依法自始无效;

(三)该笔借款的真正所有权人是国家公职人员杨永彪,为了掩人耳目,才以史淑敏的名义为出借人顶名,原因基于规避反腐。

(四)杨永彪和王洪星、史淑敏涉嫌相互串通恶意损害国家和我公司利益,相关行为自始无效,依法不适用表见代理。

(五)杨永彪和史淑敏涉嫌职业信贷,且追求利滚利的爆利,涉及放贷标的额在370万以上本金,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

杨永彪是真正的职业信贷者,真正的隐名债权人。因此,史淑敏和杨永彪、王洪星之间涉嫌恶意串通,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严重侵害了我公司合法利益,(2015)康商初第39号调解书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程序违法,应依法纠正。

四、张绍亮诉王洪星、罗江利高利贷案

2018年10月下旬,一个自称买了我公司两套房的人到我司要房,才知道2018年10月19日张绍亮私自把我公司房屋卖出两套。

我公司立即向廊坊法院反映情况,我才得知王洪星私自依据(2015)廊安民初第423号判决,在2017年7月6日拿我公司房屋和张绍亮写过调解书,用我公司的康保波茨坦公馆7号楼一单元301、401、501、601室,外加四套房的4个地下室,一处车库,每套86.09平方米,王洪星以每套2600元一平方米抵顶,(实际市场价3300左右,每平方米差700元左右)。四套房共计895336元,比市场价低了共计25万余元左右。四个地下室一个车库市场价共计13万元左右。王洪星和罗江利的执行款是借款60万本金及利息40万元,计100万。这样我公司多负担了28万左右。

而且,从(2015)廊安民初第423号判决内容来看,张绍亮存在虚假诉讼的重大嫌疑,因为罗江利当庭说起诉前已经偿还30万元。针对这种情况,我公司2021年6月左右委托律师到廊坊市安次区法院调取(2015)廊安民初第423号判决审判卷宗,法院说卷宗找不到了。

因我公司不同意王洪星为了偿还罗江利个人债务私自使用我公司百万财产做担保,买房人便起诉我公司和张绍亮,在我公司售楼部天天大闹,廊坊法院执行庭又把我公司别的房屋查封,当时给我公司造成特大不利影响,公司当时欠农民工大量工资,为了赶快销售房屋回款,给付农民工工资,消除不利影响,我公司被逼无奈地答应了法院和张绍亮的不当要求,替罗江利和王洪星承担了百万元存疑债务,直接给我公司造成128万元左右的损失。

五、王洪星、罗江利通过王克兵认识王德青,然后罗江利向王德青借高利贷款,王洪星担保,还了很长时间利息后,罗江利消失,王德青多次找到王洪星打欠利息条,都打的是欠条,所以没打款记录。

2018年8到9月,王德青采取和王洪星住在一起的办法等软暴力办法限制王洪星人身自由长达两个多月。期间王洪星做的抵账手续。同时王克兵又和王德青、刘志武串通以王红燕虚假购房一事进公司账户,转出款王洪星只拿了10万元,剩余款王德青全部拿走,然后放王洪星回北京看病。因王洪星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经抢救无效于2018年10月13日死亡。王洪星死后,王德青、王克兵、刘志武、王红艳趁机开始虚假诉讼,对我公司和赵海军实施诈骗,肖峰、张绍亮是一伙的并相互勾结,肖锋以同一案由,前后两次在廊坊市广阳区法院提起的虚假诉讼审理过程中,张绍亮均出庭作假证。史淑敏是杨永彪的名义债权人,史淑敏代表杨永彪借高利贷给罗江利,王洪星个人担保,变成中科建业直接借款,以虚假诉讼的方式,合伙诈骗我公司和股东赵海军的巨额财产。段光伟在廊坊当地常年向社会发放高利贷为生,涉及很多民间借贷纠纷和诉讼(法院审判网上可查到一部分)。

六、王德青、肖峰、段光伟、史淑敏、王红艳、张

绍亮等以虚假诉讼为手段诈骗我公司和股东赵海军财产涉及金额在1150万元左右。

王德青虚假诉讼涉及5套房产,金额在300元左右;

史淑敏、杨永彪虚假诉讼涉及10套房产,金额在450万元左右;

张绍亮虚假诉讼涉及房产4套,4个地下室,一个车库,金额在130万元左右;

段光伟虚假诉讼涉及房产三套,金额在150万元左右;

王红艳虚假诉讼涉及房产两套,金额在100万元左右;

肖锋虚假诉讼涉及房产一套,涉及金额50万元左右;

合计1150万元左右。

七、肖锋和杨永彪的身份

肖锋是党政干部曾在河北廊坊市安次区政法委任职;杨永彪曾担任河北康保县供销社主任,现担任张家口市供销社担任领导职务。

八、廊坊市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到河北康保县搞房地产开发背景

康保县是河北省有名的贫困县,因当地政府的邀请,支援贫困县建设到的康保县开发波茨坦公馆项目。

九、企业面临破产本来康保县就是个贫困县,没想遭巨额虚假诉讼,又发生疫情,企业面临破产。

十、尊敬的中央巡视第二组和各级党政司法各级领导,请在百忙中给予关注我公司的情况反映,并给予批示,成立专案组,对王德青、肖峰、段光伟、张绍亮等黑恶势力给予严厉的打击,维护民营企业在疫情防控期间的合法权益,清除害群之马,使法律这把“刀”真正回到人民手中!最后,本反映人郑重承诺:以上所反映情况真实有效,如有虚假愿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相关机构或部门如有需要,本反映人可提供账户流水、相关账目备查。

反映人:廊坊中科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海军

2021年10月8日

编辑:李辉

   免责声明:中新法治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新法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新法治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