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69岁癌症罪犯保外就医期间被错误收监 医学科学与司法任性“打架”说明了什么?

时间:2021-07-16 20:10:10    来源:法制中国网    

导读

2021年7月9日,因患右拇指鳞状细胞癌、淋巴结转移的服刑人员白和文,由哈尔滨监狱司法警察用轮椅推着,来到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接受治疗。这是白和文在保外就医期间被收监的第50天,监狱方面于7月7日电话通知白和文的女儿白旭昊,“白和文出现一过性呼吸困难症状,监狱医院无法治疗”。

“这是白和文继癌细胞右腋窝淋巴结转移之后,又转移到肺部的症状”,白旭昊表示,“关于父亲被错误收监,已经持续两个月的申诉,至今还被‘踢皮球’。错误收监已经导致贻误治疗的严重后果,而错误收监至今还无人纠错”。目前,白和文由于中断治疗及营养不良,体重已骤降至110斤,皮包骨状态。

据当地已经退休的资深政法干警介绍:白和文保外就医,正在治疗癌症期间,七台河市茄子河区司法局负责人无视专业机构的医学司法鉴定和病患实际情况,为了在教育整顿中“工作留痕”,出于个人意志,将急需治疗的保外就医罪犯提请收监,属于滥用职权、乱作为,更是侵犯服刑人员生命健康权的违法行为。

医学司法鉴定:白和文疾病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

白和文因职务犯罪被法院判刑15年,2015年2月5日,因患右拇指鳞状细胞癌、右腋窝淋巴结转移,由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决定,对白和文暂予监外执行,保外就医。

白和文在保外就医期间,积极配合治疗。按照医嘱要求,一直持续进行抗癌综合治疗及定期复查。目前为止共住院治疗19次。

2020年,在个别省份相继爆出“纸面服刑”舆情影响下,黑龙江省司法厅、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决定对全省保外就医人员进行疾病复核。

白和文作为保外就医人员,参加了这次疾病复核。2020年11月26日,黑龙江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对白和文疾病《司法鉴定意见书》表述:“患者患右拇指鳞状细胞癌术后五年,伴腋窝淋巴结转移术后,属非临床治愈期恶性肿瘤,其所患疾病程度符合《暂予监外执行规定》中所附(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之规定。”之后,白和文一直继续持续进行抗癌症综合性治疗:

2020年12月28日,白和文在北京解放军第307医院治疗,病情诊断描述为:“右拇指鳞状细胞癌、右腋窝淋巴转移”。医嘱意见:“继续抗肿瘤综合治疗,定期复查,不适随诊”。

2021年2月25日,白和文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民医院复查,诊断结论为:右拇指鳞状细胞癌术后,右腋窝淋巴结转移。建议:继续前往解放军第307医院免疫治疗及抗肿瘤综合治疗,定期复查。

2021年4月29日,解放军第307医院病对白和文的《医学诊断证明书》表述:右拇指鳞状细胞癌术后、右腋窝淋巴转移。医嘱意见:继续治疗。

2021年5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白和文CT诊断报告单:右肺粟粒结节,请结合临床,短期复查。左肾可见稍高密度影,胆囊内见点状致密影。

2021年5月12日,战略支援部队特色医学中心对白和文的《PET/CT影像诊断报告单》显示:双肺门代谢活性增高灶淋巴结,密度较高;右中肺微结节。

2021年5月17日,解放军第307医院住院白和文医学诊断证明书,诊断意见:1、右拇指鳞状细胞癌术后2、右腋窝淋巴结转移。医嘱意见:继续抗肿瘤综合治疗;定期复查,不适随诊。

综上足以证明,白和文所患疾病情况属实,且在持续治疗中。

白和文被错误收监,家属申诉路漫漫

2021年5月20日,白和文在请假治疗癌症期间,被哈尔滨监狱收监执行,7月4日出现呼吸困难症状,7月9日到哈医大二医院就医,收监的冒险性已经显现。

白和文的二女儿白旭昊认为,“收监的过程隐藏着司法机关内部个别人的主观因素,充满了‘人治’色彩”。首先是茄子河区检察院质疑黑龙江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白和文疾病的《司法鉴定意见》,由七台河市检察院委托省检察院做“技术性证据审查”。2021年4月20日,黑龙江省检察院出具的“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内部公函)正是茄子河区检察院想要的;接下来,茄子河区检察院凭着这份“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制作“收监执行检察建议书”向茄子河区司法局发文,“建议对白和文收监执行”;茄子河区司法局收到此“建议”后,社矫机构司法所所长王淑华、司法局局长宋庆丹二人没有依法履行审核职责,无视白和文依法按时递交最新病情材料,在未通过单位集体研究讨论,也未向区主管领导汇报的情况下,个人擅自决定,违背司法鉴定结论,不顾白和文符合保外就医真实情况,于2021年4月29日违法违规向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上报“收监执行建议书”;2021年5月6日,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作出对白和文“暂予监外执行收监决定书”,至此完成了对白和收监的所有程序,并于5月20日将治病中的白和文收押。

回顾黑龙江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白和文疾病《司法鉴定意见书》,“患者右拇指鳞状细胞癌术后五年,伴腋窝淋巴结转移术后,属非临床治愈期恶性肿瘤,其所患疾病程度符合《暂予监外执行规定》中所附《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之规定。”可见《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是司法机关决定对白和文是否收监的唯一依据。

而决定对白和文收监的所有文书,均以“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具有时效性且不具备法律效力的内部公函)为基础,否认白和文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之规定,也就是人为地否定了医学司法鉴定的科学结论。因此,这就成为白和文家属不断申诉的关键。

“不顾病犯患疾事实的错误收监,将我逼上了漫漫申述路”。白和文的二女儿白旭昊表示。

白旭昊在申诉材料中援引《中国刑事法》杂志2014第二期《检察机关技术性证据审查(全文)》中“细则第21条规定:“检察技术人员和其他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员只能就移送审查的法医鉴定之鉴定程序合法性和鉴定意见的科学性、可靠性、准确性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认为原鉴定意见依据不足或存在其他问题严重的,出重新鉴定、补充鉴定意见,不能直接改变鉴定意见”。白旭昊据此质疑“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程序否合法性,还有茄子河区检察院对茄子河区司法局“检察建议”的有效性。

面对白旭昊的申诉,2021年5月8日,黑龙江省检察院作出信访现场答复及书面答复:“省检察院没有专门的技术性证据审查部门,出具的技术性证据审查意见书只是单位内部公函文书,不具有法律效力。且只对当次送审材料出具,没有决定性作用。检察院无权决定病犯是否收监,只是建议;司法矫正部门有权接受,也有权利不接受;区司法局与区检察院属于同级部门,没有隶属关系,区检察院也无权干预区司法部门工作;至于保外就医社区矫正对象是否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由社矫机构依法决定。”12309中国检察网信访平台书面答复:“关于罪犯保外就医技术性证据审查的申诉,请您依照法律规定向属地的司法局提出审查申请”。

省检察院的态度是良好的,后来的行动也是积极的。根据白旭昊希望司法机关依法对“白和文病情进行复查鉴定”的合理要求,茄子河区检察院于2021年5月11日致函茄子河区司法局称,“白和文家属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你局应依法审查处理”。

但是,在茄子河司法局这边,却推三阻四、消极对待,迟迟不作为,导致白旭昊向更多司法机关投诉,尤其是对茄子河区司法局表示强烈不满。

“早在2021年4月29日,也就是茄子河区司法局对白和文提请收监当天,我们家属就向茄子河区司法局提供了最新病情和诊断证明,区司法局无视最新的病情证据,没有尊重事实,拒绝复查鉴定,直接向省监狱管理局报送对白和文《收监执行建议书》,这是明显漠视生命的行为”,白旭昊说,“我们家属多次反映情况,茄子河区司法局一直敷衍了事,司法局局长宋庆丹以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时期,担心被检察院‘收拾’为借口,违背事实,对于区检察院的‘检察建议’盲目服从,对社矫对象白和文错误提请收监执行,严重侵害了社矫对象白和文的合法权益”。

据了解,白和文的家属多次向茄子河区司法局依法提出对白和文最新病情进行复查申请。区司法局局长宋庆丹推卸责任,工作不作为,让家属自己去主张权力,毫不承认自己工作错误,将所有错误归结于茄子河区检察院、省监狱管理局。并多次唆使白和文家属控告市、区检察院、省监狱管理局,并告诉白旭昊“可以去这几个部门信访和闹事”。此后,白和文家属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要求区司法局撤回收监执行建议,对白和文最新疾病情况进行复查。而茄子河区司法局局长宋庆丹以自己犯了心脏病、家人生病等为由,故意拖延时间,百般推脱、拒绝承认自己工作失职和错误。

最后,在茄子河区检察院致函要求茄子河区司法局“对白和文家属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应依法审查处理”的情况下,宋庆丹勉强同意向省监狱管理局报送《暂时撤回收监建议的申请》,但在此后就敷衍了事,从未对撤回申请主动作为,直至造成白和文于5月20日被错误收监执行。

对此,白旭昊认为,茄子河区司法局之后将错就错,对于白和文家属的申诉及申请目前没有进行任何答复,以白和文已被收监执行为由,至今没有依法纠正错误。

白旭昊说:“也许是省监狱管理局对茄子河区司法局出尔反尔的行为视为儿戏,或许是运动式、一刀切执法心理在作怪,对这份申请至今未予理睬。”

司法“运动式”“一刀切”也是顽瘴痼疾

今年3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司法部法治调研局局长李明征指出:一些地方和部门还存在着“运动式”“一刀切”执法问题,执法人员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还时有发生。

早在2014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持严格执法,公正司法。指出“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但一些案件的处理就偏偏弄得是非界限很不清楚。各行各业都要有自己的职业良知,政法机关的职业良知,最重要的就是执法为民”。

纵观白和文被错误收监问题,正是“运动式”“一刀切”执法行为所致。事实上,在2020年11月,司法机关对白和文病情进行省级司法鉴定时,茄子河区司法局是全程参与的,对白和文的实际病情是否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之规定最清楚。

那么茄子河区司法局为什么还要坚持对住院治病中的白和文收监呢?究其原因,是个别司法人员在教育整顿形势下的“自保”行为,实际上是一种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的行为表现。

众所周知,“纸面服刑”是司法人员与服刑人员权钱交易的腐败产物,对社会公平正义危害性大,令人深恶痛绝。

在政法系统教育整顿中查处“纸面服刑”,“刀刃向内,刮骨疗毒,清除政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可谓大快人心。

在“纸面服刑”案例被媒体曝光,涉案司法人员受到应有处分的情况下,黑龙江省司法机关开展自查自纠,对暂予监外执行人员重点监控,对保外就医人员所患疾病组织司法鉴定,这是值得肯定的积极作为,也是非常必要的。

但是,基层司法机关往往错误理解了上级的司法精神。像茄子河区司法局,就误以为清查“纸面服刑”就要“一刀切”,从而将正常的保外就医理解为“纸面服刑”,要一律收监,从而侵害了正常保外就医人员的生命健康权。

对特定范围的罪犯暂予监外执行,对患有特定疾病的罪犯实行保外就医,是人性化的刑罚执行制度。随着《社区矫正法》的实施,像白和文这样的保外就医服刑人员,被视为“社区矫正对象”,接受辖区司法局的管理。

《社区矫正法》第二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社区矫正工作;第四条规定:社区矫正工作应当依法进行,尊重和保障人权。社区矫正对象依法享有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和其他权利不受侵犯。

白旭昊认为,茄子河区司法局不顾自己的主体职责,不尊重医学司法鉴定,对癌症转移急需治疗的病犯执意收监,严重侵犯了白和文的生命健康权。在政法系统教育整顿背景下,茄子河区司法局以“运动式”“一刀切”的手段对白和文收监,因别的地方有“纸面服刑”,他们就因噎废食,以极端方式力求自保,不作为、乱作为,也是司法顽瘴痼疾。

对于造成白和文被错误收监的相关后果及相关责任人,媒体还将持续关注,并做跟踪报道.......

编辑:李辉

   免责声明:中新法治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新法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新法治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