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老河口市“百亿造纸项目”再调查农民工:求求省长帮我们讨薪

时间:2021-06-30 13:17:51    来源:中国城市新闻网    

金赞阳公司的大门。资料图片,拍摄于2019年11月。

近日,一篇标题为《农民工致敬湖北省李乐成省长:我们的血汗钱何时能要回》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文章曝光了2015年湖北省老河口市政府对外宣称“金赞阳百亿造纸项目”的牛皮被吹破,老河口市相关部门与相关领导的好大喜功,导致时隔五年,农民工仍在为讨薪问题,求助省长的艰辛历程。

口头说的百亿项目

2015年11月,湖北省政府网站上刊登了一条《百亿元楚商资本抢滩老河口2014年招商引资额突破150亿》的文章,深深的吸引着河南省信阳市的女商人桂某,为了能为报道的金赞阳造纸工程提供污水池处理工程,2018年,她只身一人来到老河口市,与这个“百亿造纸工程”的主承建商江西省玉山县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玉山公司)签订“湖北金赞阳50万吨造纸工程厂房市政及污水处理池工程”的合同,并约定由桂某负责建设厂房、厂区道路污水处理池工程,同时还约定,按照工程进度由玉山公司向桂某支付各项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

刊登在湖北省政府网站上的“百亿造纸项目”文章截图。

记者调查发现,这家号称投资21亿、年产50万吨再生纸的金赞阳却是一个“三无项目”,从2014年开始建设至今,不但没有土地使用手续,连国家规定必须上缴的农民工保证金也没有缴纳。

调查发现,这个“百亿造纸项目“只是老河口市政府根据“安徽湖北商会决定投资21亿元,在老河口市建设50万吨再生纸生产线”,实际上是“安徽湖北商会会长、湖北金赞阳循环经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铖说,企业决定将项目扩资至60亿元,建设年产100万吨再生纸及1亿件包装制品的生产线”,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口头”说的项目。在实施过程中,也是另外一个名叫湖北金赞阳纸业有限公司利用旧设备换个新地方,找政府要块地再盖一个新厂区而已。

据桂某介绍,这个项目落地时,当时的老河口市委书记为是郑书记,现任老河口市市委张书记是当时的市长。

承诺给钱必须“封口”

桂某告诉记者,从2018年起,她在“金赞阳百亿造纸项目”里陆续投入近千万元,而主承包商玉山公司没有支付她一分钱(说明:金赞阳未按照合同约定向玉山公司支付资金),导致她的公司经营受困,截至停止施工之日起,经玉山公司核算,拖欠农民工工资,以及设备费用一共为570万元。

据桂某介绍,她多次向金赞阳公司董事长张文旭催要欠款,张文旭找各种理由推脱,无奈之下,从2019年11月起,她通过媒体刊发了多篇揭露老河口市相关部门不作为的内容文章,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欠条。举报人提供

2019年春节前,由老河口市政府组织建设局、劳动仲裁大厅、金赞阳公司,以及桂某联合召开协调会,会议结论为,由金赞阳公司和法人张文旭给桂某做一个总结算,并签下一张500万元的欠条,包括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让张文旭按照每月15万的分期支付给桂某,直至还款完毕为止。

另外,老河口市政府也要求桂某,从此不要再通过媒体发布老河口讨薪的内容,并由桂某写下了《承诺保证书》。然而,欠条是写下了,张文旭并未按照欠条履行义务,所谓的欠条也是白纸一张,也让桂某陷入讨薪的窘境。

百亿裸奔工程无人敢管

据3. 15诚搜网于2019年11月25日刊发的一篇题为《起底湖北省老河口金赞阳50万吨再生纸项目裸奔工程》的稿件内容显示,2019年11月20日,记者陪同农民工代表来到老河口市国土资源局,想了解金赞阳项目是否取得土地审批。农垦科的刘科长在听取记者来意之后,对记者的采访百般阻挠,至于有没有土地审批手续是打死也不说。

在老河口市行政审批中心国土局柜台前,记者以农民工的身份,要求查阅金赞阳是否申办了土地证,工作人员以“湖北金赞阳纸业有限公司”、“湖北金赞阳循环经济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张文旭”为关键字进行查询,均未查到有土地使用证的存在。

记者调查了解,金赞阳项目总占地734亩,于2015年从仙人渡镇大张营4、5、7组征取得农民耕地。当地村民告诉记者,在土地使用上他们没有与土地使用方签订任何手续,是由仙人渡镇政府统一征用,由村里把土地使用费用一次性拨给村民。记者又走访了人社局、宣传部、规划局,向各部门说明来意,均遭婉拒。

《起底湖北省老河口金赞阳50万吨再生纸项目裸奔工程》的稿件内容还显示,在老河口市劳动监察大队,陈局长告诉记者,金赞阳项目一直没有交纳农民工保证金,老河口市劳动监察大队下发了催缴通知书,没有得到金赞阳的回应。再次证明“百亿造纸项目”在当地无人敢管。

哀求省长帮忙讨薪

记者在《农民工致敬湖北省李乐成省长:我们的血汗钱何时能要回》的求助信中看到这样一段话,“我们写公开信之前的一个月,您已经升任湖北省副省长了,对于您任职襄阳市委书记时的旧账,您可能已经关注到了我们农民工生存的艰辛。”字里行间充满了农民工讨薪的无助,更让人为老河口市相关部门施政错误造成的“吹牛皮工程”带来的无穷后患,以至于为农民工讨薪时的无助发出悲鸣。

到底谁应该为这个“吹出来的百亿造纸项目”负责无人知晓。截至发稿前,桂某还在为老河口市的“百亿造纸项目”拖欠的农民工工资问题到处奔走。

编辑:李辉

   免责声明:中新法治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新法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新法治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