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正文

京津冀治霾须联防联控 区域性传输污染源不容忽视

时间:2015-12-13 00:27:47    来源:新华网    

  风来了,12月10日中午,北京的雾霾红色预警解除。而据中国气象局在12月初的例行发布会上透露,据初步预测,12月华北地区还会有雾霾天气,将集中在12月14日至16日左右,主要发生在几次冷空气过程的间隙时段。

  刚刚解除的红色预警初见成效:红色预警首日,各项污染物平均减排30%,其中与机动车排放相关的氮氧化物削减最为明显。但也有多位专家向记者表示,空气重污染预警机制仍有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京津冀三省区负责人今天上午共同出席“京津冀协同发展”新闻发布会,对雾霾加强联防联控成为三地共识。

  “治理雾霾一定要加快三地之间应急机制的完善。”河北省常务副省长杨崇勇表示,平常要建设更多的监测点,雾霾严重的时候要互通消息,迅速采取应急措施。国际国内专家认为,雾霾严重时采取应急措施,可使污染降低20%~30%。

  三地之间的应急机制如何完善

  在过去的一波预警启动中,北京的预警“红”了,北京周边不少地区却是橙色的。

  首次红色预警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依然能从环境信息发布APP“蔚蓝地图”上看到京津冀地区有个别企业在超标排污。“别说是预警下的减排,这些企业的排放连日常标准都未达到”。

  北京红色预警的单双号限行让机动车排放成了此次重霾的焦点。但多位专家表示,区域性传输污染源更不能忽视。

  城市PM2.5来源分为本地来源和区域性传输来源两类。据此前北京市环保局公布的北京地区PM2.5源解析结果,区域性传输占据了北京整体污染源的28%到36%。“区域传输依然是最大的比例。”马军说。

  已有研究表明,大部分PM2.5依然跟燃煤、工业排放有关。“北京的工业现在很少。而河北是我国的工业大省,减排一单位的二氧化硫成本很低。只有将北京和河北、天津联合起来,北京的PM2.5指标才可能降下去。”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副主任董战峰说。

  对钢铁等重工业分布的华北地区来说,治霾早已不只是一城一地的事。

  但目前京津冀的预警机制依然处于各自为战的割裂状态。以河北邢台为例,需1日及以上空气质量指数达到500以上才启动红色预警,而在北京,72小时以上指数持续达到200以上可启动红色预警。

  “如果北京一家公司分别在北京和河北都有企业,此次重污染过程中,北京和河北分别启动了不同等级的预警机制,这就可能意味着位于北京的企业要停产,位于河北的企业却不需要停产,依然可能成为区域传输的污染源。”一位资深应急专家分析。

  在马军看来,大气传输机制下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的相互影响,也使得建立区域间协作的应急预警机制非常必要。“在上次北京重度雾霾到来前,我们从数据上就已看到北京以南一些区域的雾霾已形成,在吹弱南风的趋势下,雾霾就离北京不远了。其实这时就应从周边地区开始发出警告,掌握应急减排的主动权,而不是像这样等雾霾已经笼罩北京时再预警减排,这样已经晚了”。

  割裂的预警机制下,重污染天气应急机制在各地基层的执行和落实也打了折扣。河北省定州市虽然要求预警期间主城区“全天或白天延时”禁止重型车通行,不少重型货车依然行驶在市区道路上,且并未看到执法人员劝返违禁车辆。类似的情况在环保部的督查中并不少见。

  “治理区域性污染,要从区域协同和联防联控上下手。”董战峰说。

  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表示,京津冀三地在大气治理上已经形成广泛共识。“如果说有难度的话,主要是在执法上,但随着人们对生态环境建设重要性认识的提高,再加上法律的完善、执法的严格,这个问题是能够解决的”。

  杨崇勇表示,三地在加强执法力度方面已经密切合作,并取得了成效。“我们共同出台了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推行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的衔接,形成打击污染犯罪的强大合力。河北充实了执法监管的队伍,组建了省市县600多人的环保警察队伍,经常开展零点突击检查。”

  杨崇勇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以来,河北和北京、天津合作共查处了7090家违法企业。

  “在治理雾霾方面,京津冀三地这几年下了很大的功夫。但老百姓还不是很满意,这也是一个长期积累的结果。”天津市副市长尹海林指出,京津冀地区的雾霾主要还是因为污染排放量太大,而且近期受厄尔尼诺的影响,空气静稳,湿度也比较大。

  尹海林认为,京津冀三地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合作力度,今后再有这种大的雾霾天气,要加强预警预报,三地联合统一行动。在他看来,遇到严重雾霾天气,提前预警、提前采取措施,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

  除了联防联控,三地还需要做什么

  杨崇勇表示,要从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入手,因为这是造成河北雾霾的主要原因。他指出,在能源结构上,河北省非化石能源用得非常少,还在大量使用煤炭,所以污染非常严重。“尽管我们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但因基础太薄弱,和发达国家不能比。”2013年,河北省PM2.5每年的平均浓度是104,去年降到93,今年1到11月降到71点多。

  “六大耗能产业以前占河北省经济总量的50%以上,高的时候占到70%,调整以后还占近40%。”杨崇勇说,这两年河北省对612家主要的电力、钢铁、水泥企业进行脱硫脱硝除尘改造。但有些企业在深更半夜、没有执法人员的时候就偷排。

  改造发电厂、关闭实心黏土的砖瓦窑、淘汰10千吨以上的锅炉、替换黄标公交车、推广ETC,杨崇勇列出一连串河北省正在进行的大气治理措施。

  在杨崇勇看来,政府既要有治污措施,还要及时监控。他表示,河北省唐山、沧州等地将在全国率先试点给企业排污口安装IC卡,进行监测。“一个大的企业可能要安装一两百个IC卡,这样就可以知道企业什么时候排污,排什么污染物。”

  在北京,加强监测、主动作为是未来的基本思路。李士祥指出,在雾霾问题上,北京立足于防。“北京围绕压煤、控车、减少工业污染、控制建筑工地各方面扬尘等4个重点,明确了2013~2017年84项重点任务,总投资达7700亿。”

  李士祥表示,北京现有36个监测点,下一步还要在再增加一倍监测点,同时增加流动监测车,包括增加具体的小型监测点,形成一个监测网络。

  “这次我们在应对大气重污染方面果断决策处置,就是依靠及时的监测。” 李士祥说,北京要积极主动自治,同时要依靠区域联防联治。(本报记者 何林璘 宁迪)

编辑:李辉

   免责声明:中新法治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新法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中新法治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